一、翻译缘起
 二、卷头语
 【初】 前导
 一、颇哇法
 二、诵法须知
 【次】 正述
 三、诵法实施
 四、行法须知
 五、行法实施
  (一)第一阶段行法
  (二)第二阶段行法
  (三)第三阶段行法
  (四)第四阶段行法
 【后】 结归
南无元音阿阇黎
心密三祖元音阿阇黎

佛法修证心要
佛法修证心要问答集
大手印浅释
中有成就秘笈
净土指归
禅净密互融互通的修法
成佛的诀窍
略论禅宗
人人皆当成佛
法偈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人人皆当成佛

  【本文是由明如、明仁二居士根据元音老人生前(一九九五年)在青岛所作的一次开示录音整理而成的。原整理稿附有前言和后记,今只取开示的正文部分。】

  阿弥陀佛!你们都好。
  你们善根具足,有福德,所以能修道,将来必有大成就。这是你们过去世所种的善根,不然的话,就不能修道。所以我们师父说(指王骧陆大居士):“能遇到这个法,这是无上的善根,不然的话,就不能修这个法,即便修,也修不下去。”你们能虔心诚意地修这个法,说明你们有善根、福德具足,只要坚持修下去,必定有大成就。
  本来我们一切众生,都有像释迦牟尼佛一样的无漏智性,一切众生都有。只是我们都迷住外相、追逐外相而忘失了本来。我们只要回头就行了。所以我常说,学佛成道没有难处。因为本来一切具足,都有佛性,不是我们没有佛性,佛性不是修出来的。学道人要成道,根本处在悟。大道在悟不在修。悟,就是明悟、醒悟。“啊!我们本来就是佛!不要追逐外相了,不要把我们的本性光明遮盖起来。”所以道是悟,不是修。我们只要返本还源、反朴归真、归于本来就行了。所以学佛成道,没有难处。我们只要时时刻刻警惕自己:“啊!不要著相啊!”所有的“境”、“相”都是妄想境,都是我们真心显现的影子。反过来,一切“境”、“相”,就是我们的性。永嘉大师在《证道歌》里说:“心是根,法是尘,两者犹如镜上痕。”根和尘是相对的,有如镜子上的灰尘。其实,所现的一切色相、音声、香臭种种东西,都是我们的法身自己,就是自性的显现。识得真,一切都真,一真一切真。反过来,你不认识真,不识得本性,一假、一切都假了。那么好了,你跟著假去转,你的根本佛性也就被它包裹起来,也跑到假的堆子里去了,虽然有真迹也不显,一颗大珍珠滚到烂泥里去了,被烂泥包住,珍珠也不见了。所以说,如果我们识得本性,一真一切都真了,都是我们自己,一切色相,都是自己的化身佛。所以说学佛成道没有难处。我们再三地讲我们一念断处,也就是前念已断、后念不起,那个了了分明的灵知自性,它是先天地而生、后天地而不灭,那就是我们的本体。你要再去找,没有了,哪里有啊。认识这个本来,不再疑惑,时时保护它,不要忘记,那就决定成道。六祖大师问他的徒弟(即南岳怀让)“我们的本性,染污不染污啊?”南岳说:“修证不无,染污即不得。”本性光明,不染污,它不因我们有无明就失掉光明,犹如珍珠,虽被污泥包裹,只要把烂泥洗清掉,珍珠还是珍珠。虽然不染污,但是“习气”却很坏。所谓习气,它也不是一天形成的,它是多生累劫积成的,是积垢。我们平常说“积重难返”,说的就是我们的脾气,一天天积累起来,很厚、很沉重,一下子推不倒它,所以免不了要渐渐去除,也就是在事上要渐渐去修。当然,有顿修、顿悟、顿证,可那是大根器,这个大根器,他能顿修顿悟顿证,那也是过去世渐修渐悟渐证积累的,没有过去世的渐修渐悟渐证,就没有后来的顿修顿悟顿证。所以都是渐修渐证,是历劫多生的积累,修、修、修,积累到一定程度,“呵!一下子顿修顿悟顿证了。”所以说,积累起来的“顿”,就是现在的“渐”,都是这样子的。所以我们不要怕,更无须疑虑,只要时时刻刻做工夫,不忘记,所谓“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就行了。
  我们坏就坏在惰性上,一下子推三阻四的不去修了,“今天有事忙啊”、“明天身体不好啊”,就是这个惰性,往往害人不浅,若能把这个惰性除掉,警惕地保护自己本有的佛性。现在我们知道了,再不保护它,等待何时啊。所谓朝于斯、夕于斯,要好好地保护。
  我们学法,有三大难:第一就是肯定本性不疑难。要真的体认到当下一念断处,那了了觉知的本性,“这就是!”要承当、要肯定,要不疑,蛮难!难就难在疑。疑在什么地方呢?疑在不发神通。人们往往都有个“先见”,先入之见,以为发神通才叫见性,不发神通,不是见性,见性就是要发大神通,你没有发神通,你就没有见性。这样,就自误误他,太可惜了。实际上历代大祖师,都没有先发大神通,都是先证悟,然后再通,都是先悟后通。先通后悟有没有?也有,那是极少数,是夙世带来的,叫“报通”。通是通,但不是开悟。神通和开悟是两码事。我们常常举的例子,在四川成都“双桂堂”开山的,叫破山祖师,他是在宁波“天童寺”跟密云圆悟禅师修法的,那是明代,正是闹张献忠的时候。他在宁波天童寺修法,他没有开悟,虽未开悟,但他能出“意生身”,自以为了不起了,“哦!我都有神通了”。他年轻啊,到外面去玩耍,看见一群鸭子,就抓个鸭子偷偷玩。今天偷一只、明天偷一只,偷了四五只之后,乡下人发现:“哎呀!我的鸭子怎么少了?一定是有人偷了。那好,我今天不出去赶河,把鸭子放到河塘去,躲在一边,看看谁来偷,就把他抓住。”果然,破山又来偷了。“抓贼啊,赶快抓贼啊!”破山拿起鸭子就跑,他“意生身”跑的多快呀,怎么能追得上他。可乡下人看见破山跑到庙子里去了,那好,于是就在天童寺门口,破口大骂,这才真叫“骂山门”:“唉,你们这些秃驴,说的好听啊,都是修道的,不吃荤的,守戒的,哪里知道,非但吃荤,还偷,还做贼!”就在山门这么骂,把个知客师骂出来了:“哎呀,你这个乡里人在这里骂,太罪过了,我们寺里的清规是很严的,没有犯戒的人。(是啊,这个天童寺戒律是很严的。)你这样污辱我们,不得了啊,是要下地狱的呀!”“哦哟!还下地狱呢,还是你们先下地狱去吧!是你们和尚偷了我的鸭子,我看著他逃到庙里去的。这还会错吗?”“哦,真有这种事情吗?”“当然了,难道我还会冤枉你们吗?”知客师听乡里人这么说,就说:“真要是这样,那我得查出来,是谁破坏了戒律。来吧,我领你去查。”(天童寺你们去过没有?答:没有。)天童寺的房间很多,说有九百多间,就带他一间一间地查,连厕所都查到了,没有。“没有吧,你这个乡下人真是罪过哟。瞎说哟,我们这里都是修道的人,不会有这种事的。”乡里人说:“你们这么多的房间,转来转去都转糊涂了,一定还有哪一间,我没有走到……”“都走到了,哪里还有没走到的呀。只剩下一间禅堂是反锁的,人家正在“打七”,不好去!“打七”的人也不好出来,都在用功……”乡里人又喊叫吵著说:“好,你不让我进去看……”“哎呀,不是不让你看,“打七”用功的时候,不好去叫人家,破坏人家的慧命,那你的罪更大……”“你不让我去,你理亏了吧。你心里有鬼……”吵著吵著,把个圆悟方丈给吵出来了。“你们吵什么?”知客师把事情的本来,一五一十地禀报了,方丈说:“那好,你把钥匙拿来,我领你进去看。”禅堂里光线很暗,“打七”的人,沿著四壁坐著,禅堂当中空著,可以“经行”、兜圈子、跑香。这乡里人一个一个都看了,没有,他呆住了。“我说没有吧!”知客师小声地说。方丈说:“你找不到,还是我帮你找吧!”方丈走到破山的面前:“你拿出来吧,你袖子里的鸭子!”“嘎、嘎”鸭子叫著从破山的袖子里出来了。圆悟禅师指著破山说:“神通是有啊,佛法未梦见在,赶出山门!”破山原以为自己已经成道了,原来佛法还未梦见在,就祈求方丈:“请和尚慈悲,为弟子开示。”圆悟说:“你破坏清规,庙不能住了,出去参“父母未生你之前是什么样子!”到外面去参,像你现在这个样子,还出阳神!不相干,不相干!”破山有神通吗?有!开悟了吗?哦!不相干!开悟是悟到本体本性。本体本性是没有东西,但又能显现一切东西。大家知道,本体是本空的,是“体若虚空勿涯岸,不离当处常湛然。”破山搞的是邪法神通,著相哦,所以说著相的人,有神通也不算开悟。现在,人们都把悟、通摆在一块,混为一道,你说你开悟了,见性了,你要发神通,你没发神通,那你就是没有开悟。人们不知道,这是两码事。悟者,是醒悟了,不再著相了,一切都是我自己,根就是境,就是尘,都是我们法身自己。所谓神通,就是一切时、一切处能起用,都是我的本性起用,叫“神”,也就是神用无边。通,就是通达无阻,没有妨碍,你住境,就是有妨碍,有阻。所以吃饭睡觉、运水搬柴,这都是神通,哪样不是神通啊!人就是执著,大家都能的,不算神通,我能人家不能的,才算神通。哎!众生众生者,就是不从根本上著力,愚昧贪执,讨便宜。我们禅宗祖师骂这种追求神通的人:“偷(贼)心不死。”真是一针见血。你修道是为了追求所谓的神通,这就障碍了自己,不承认当下一念断处就是自性,不肯承当,不敢承当,所以第一难,就难在肯承当而不疑。
  第二难,就难在保护它,不忘记,时时刻刻,行、住、坐、卧都不要忘记保护自己。保护的方法,八个字,即:内,不随念转;外,不为境迁。我们的念头,都是从内心里,咕噜咕噜翻出来的,所以我们常说“家贼难防”,是家贼,不是外来的,是防不胜防。有一首偈子这么说:“学道犹如守禁城,昼防六贼夜惺惺,中军主帅能行令,不动干戈自太平。”这“六贼”说的就是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中军主帅”指的是我们的“主人翁”,念头一起,不随它转。外不为境迁,如八风不动,无论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四顺四违,我自如如不动。像苏东坡,他自认为已经八风不动了,于是写诗偈给佛印禅师,而佛印在他的诗偈上批了两个大字:“放屁”,苏东坡不服,过江找佛印理论。佛印见苏东坡怒气冲冲来了,“呵!好一个八风不动!一屁却把你打过江来!”所以说,保护,不忘记,蛮难的。
  第三难,难在绵密保护之后,保护不死难。要保护,但不能死掉。人们往往保护保护,不要动、不要动,就死掉了。学佛是要活泼泼地,要活泼起妙用啊!不能死掉不动,若死掉不动,就成了死水不藏龙了。
  透过这三难,就成大道了。也就是说,一,认识本性不疑惑;二,绵密保护不忘记;三,在不忘记保护中,不死,要活泼泼地。三难能透过,一定成就大道。人人都能成道,哪个不能成道啊!个个都能成道。之所以不能成道,第一,不认识本性,执著外相。迷住不放,就完了。我们坏就坏在一天到晚,妄心颠倒,那怎么成道啊;第二,不知道诀窍,修法怎么个修法,不得诀窍。修道不难,要有决窍。第三,晓得诀窍不去做。王阳明先生说:“知而不行,是为不知。”你知道了不去行,不去做,等于不知道。若行而不知,还可以致知。所以行非常重要。我们现在把诀窍公开地跟大家讲,就是大家不肯去做。我们要在行住坐卧、时时刻刻地保护它,看住它,经常要提醒自己:“主人翁,惺惺著”,不是打坐一个时光,别的时间都忘记了,放野马了,那怎么能成道啊。历代祖师都是保护,绵密保护,都是这样子的。就是六祖大师自已,悟道之后,隐藏在打猎的队伍中保护自己,做工夫呵!六祖以后,都是保护啊。后来的“牧牛行”,也都是这样子。“牧牛”,就是放牛,鞭子高高举起,牛鼻绳抓得紧紧的,它只要犯人家禾稼,就把鞭子抽上去。“禾稼”就是动念。念头一动,就把它扭转过来。都是这样子的。所以祖师们常问弟子:“你怎么样了?”有的说:“我三年之后,一切都做得了主了。”又有的说:“三年之后,有如蚊子叮铁牛。”都是这样做工夫。所以古德说:“皮肤脱落尽,唯露一真实。”都脱光了,时时刻刻显出真心。这都是保护成道。不是一悟就成道了,就发神通了。学道人要知道先后,要先悟后通,不是一悟马上就通。“但得本,不愁末。”祖师们都这么说,你只要悟到根本,不愁神通不发生。你现在求,求不到,求到了也是假的,所以求神通是很害人的。坏就坏在我们放不下,真要一切放下,一切能舍,决定成道。
  学佛,是大丈夫事业。大丈夫,慷慨豪放,能舍、能放。小根小器不行,他执著的很,所以难成道。我们师父说,越是那些被人看不起的人,比如妓女、戏子,在这些人当中,倒有些慷慨之士(当然不是个个都是呵),而越是达官贵人,哦哟!越是执著得利害,一点都碰不得的样子。所以莲池大师说:“下等人有上上智。”人品都不是一样的,有的人慷慨豪放,大方的很,有的人却小气的不得了,根器都不是一样的。
  说到“定”,实在说来,就在于能舍不能舍。知道一切都是虚幻不实的,都不粘著,那就是“定”。假如你样样都作为真的,不能放,怎么能定啊?定不下来。比如,有钞票的人,很苦哦,苦在什么地方呢?苦在他要想方设法怎么样保护这些钞票,保值啊!很多人就是这样:“我现在有五十万,物价这么涨,再下去就只成五万了,再过些日子,连五万也不值了。哦,买金子,可金子不生利息啊,而且,现在的金子,只出不收进。烦心,买美钞?美钞也会贬值的,干脆!把钱存到国外去……”阿弥陀佛!其实财产是流通的,要保是保不住的。之所以保不住,其一,兵荒马乱的兵灾,遇到这种情况,连命都保不往,何况财产;其二,国家的法令,法一变,或被抄家抄了去,那些想把财产存到国外去的人,恐怕就是这个心理;其三,火灾、水灾,所谓水火无情是也;其四,盗贼刀枪,遭绑票;其五,留给子孙,若子孙后代不孝,花天酒地,不但害了子孙,其结果仍然是倾家荡产……你们看,保不住财产的因素太多了。哎!人就是想不开,免不了要做守财奴,死了以后,还要做个守财鬼。真的,有件真实的故事,讲给你们听哦:以前有位银行家,叫徐蔚如,是位大居士,当时是和印光大师在一块弘扬净土宗的,因为有钱,做了很多的好事,在他的金库里,都是锭器啊、有价证券啊、什么钻石、美钞、法郎、英镑,都是这些东西。他死了之后,就守在这个金库边上。怎么知道的呢?因为他和我们师父王骧公还有亲戚关系,又是净土宗的学人,心想他一定是往生了。我们密宗有个法,能把中阴身勾来,为他说法,送他到西方去,如果已经生西了,就没有中阴身。我们师父就查找,一看,没有中阴身。好!那一定是往生了。不过又一转念,他是银行的总经理呀,金库都是他的家产啊,再看看,就到金库边上去寻,一找,找来了,哎呀!你还守在金库边上啊,太可怜了!你怎么不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呢!这个样子,你不成了个守财鬼了吗?这是徐蔚如,是位蛮有名气的大居士。
  还有,我们江苏镇江,有三大寺庙,就是金山寺、甘露寺、还有焦山的宝慧寺。听我们禅宗师父庄慈老法师讲,就是当时宝慧寺的方丈,讲经说法能得到天人雨花的供养,那是了不起的一位大法师,非常有名气,所以四面八方都供养他老人家。他的金子多得不得了,都是一箱一箱的金条,都存放在库房里,库房的钥匙,总是攥在手里不放。他圆寂了后,那些弟子们可乱了套,都说,库房的金子,师父在时不好去拿,现在可以去拿了,一看,库房的钥匙还紧紧地攥在师父的手里,掰也掰不开。是啊,人死了以后,尸体都僵硬了,掰不动了。有的人说:“现在不好掰,还是先给师父做做佛事……”有的说:“时间越长,越掰不动。”有的说:“不要紧,可以用热手巾捂,捂软了就掰开了。”七嘴八舌,大约了过了三个“七”,等不及了,赶快用热手巾来捂,捂著捂著,总算把攥在手里的钥匙拿出来了,急急忙忙到库房去,门一打开,“轰”地一下,从库房里窜出一条大蟒蛇。可怜,这位能讲经说法的大法师,竟堕落到畜牲道里去了。为什么?因为掰他的手,一时起了嗔心,嗔心一起,就聚集成毒性,于是就堕落成一条大蟒蛇。哎!贪、嗔、痴三毒,是学佛人的大忌。
  我们平常总是说,要除“五盖”即财、色、名、食、睡。第一个就是“财”,要舍,要放,看来也是蛮难的。所以我们时时刻刻要在这些地方用功、做工夫。座上,要心念耳闻;座下,要紧密观照。我们禅宗有两句话,叫做:“生处放叫熟,熟处放叫生。”生处,就是我们做工夫,很生疏,常常忘掉了,这要熟起来,时时刻刻不忘记保护,心空无住。熟处,就是我们著相,顶熟,一下子就碰上去了,就粘著了,这个爱著相的习气,要在做工夫的过程中,让它生疏下去。
  其实做工夫,只要知道诀窍,肯做,大家都能成就,人人都是佛,哪个不能成就啊,所以说学佛、成道、没有难处!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