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翻译缘起
 二、卷头语
 【初】 前导
 一、颇哇法
 二、诵法须知
 【次】 正述
 三、诵法实施
 四、行法须知
 五、行法实施
  (一)第一阶段行法
  (二)第二阶段行法
  (三)第三阶段行法
  (四)第四阶段行法
 【后】 结归
南无元音阿阇黎
心密三祖元音阿阇黎

佛法修证心要
佛法修证心要问答集
大手印浅释
中有成就秘笈
净土指归
禅净密互融互通的修法
成佛的诀窍
略论禅宗
人人皆当成佛
法偈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略论禅宗

前言

  元音老人是当代大德,学佛数十年,弃绝名利,离亲断爱,融通禅净,弘法利生,于二○○○年二月坐化,瑞相昭著,所著《略论明心见性》,《佛法修证心要》,《恒河大手印》,《中有成就秘芨》,《佛法修证心要问答集》等脍炙人口,佛子都以先睹为快。近来其门人乐玉凤居士搜集整理老人遗著数篇,拟予刊登,以供同好。其内容通俗而又精辟,发前人所未发,有利于心地法门的弘化,因此欢喜赞叹,特予介绍。
徐恒志
二○○○年三月十九日

  参禅一法,人每视为畏途,以为非上根利智不能悟道。其实悟道并不难,祗遇明眼人就其转身不得处轻轻一点,无有不当下自见者,惟无福德者,虽遇明眼人为之点破,亦不敢自肯承当,以为天下无如此便宜事而自甘退屈,是为甚难。
  复次,自肯承当亦不难,而难在点悟后绵密保任扫除习气。因悟道是一回事,证道又是一回事,不可混为一谈。悟道虽顿悟自理,犹有无始旷劫习气未除,须用功把习气打扫净尽,法身方才证得圆满,方才可成佛。绝非一悟万事休,即为证道也(个别上上智人顿悟、顿修、顿证者,不在此例)。所以悟后扫除习气,至堪重要,若卤莽从事不勤苦用功,绵密保任,非但徒落知介,成为狂慧而已,抑且将招大愆焉!

第一章略论禅宗

  晚近禅宗行人皆按固定方式,抱牢一则刻板死话头苦参,绝无当初马前相扑电骤雷轰之雄姿,亦鲜旁敲侧击、活、杀同时之妙用,以至学人多死于句下,有者二、三十年绝无消息,有者知难而退,大有后继无人之叹,宗门以是冷落,佛法以是衰微,良可慨也。
  近之学者,机智陋劣,固亦为参而无悟之由,要无过量智人为之相机引导圆活指示实为主因焉。时至今日,若再墨守成规,教学人用二三十年光阴死参一则刻板话头,非惟绝少此等苦行之人,亦为时代环境所不许,故实有按时代背景与行人机感之不同改革其设施之必要焉。
  在禅宗昌盛之时,其门庭设施莫不随时代机感而变,而不固循袭守,如曹溪不袭守,达摩、慧可、希迁、道一亦不因袭前人。下至五宗七派之门庭角立,亦莫不从自己胸襟流出,出奇制胜,随时代而变化。此种蓬勃奋进之精神实为宗门大放异彩之所由。但后之传承者不思独立创造、发扬光大而偷袭祖宗余绪,执守其为当时之作略而斤斤以嫡传儿孙自居,以广招徕,以是宗风大减,递代以降,传至今日,除一二硕果仅存者外,每况愈下。
  今日时代已变,机感亦迁,人皆多能,而能者多劳而繁忙,再教以用多年苦行参死话头,非惟于学人无益,抑且于宗门以至整个佛法有极大损害。兹拟恢复六祖至马祖、石头时之活泼作风予学人,觌面直指,就其粘缚处为之抽钉拔楔,应病与药,使其当下悟去,不必远兜远转,嘱其自参自悟,迨其悟后,再详示以历境练心,扫除习气之法,俾其圆证法身归家稳坐以挽宗风而续佛慧命。质之高明,以为然否?
  紫柏禅师云:“设我在临济、德山会上一棒一喝即便悟去,何用多年辛勤苦参!”此过来人深知其中甘苦出示肺腑之言,可见参话头,尤其如今之死话头,钝置人之甚!但此刻板话头之风由来已久,相因成习,积重难反!今我提倡改革,不知要招诸方多少口业!复次直指之道变化多端,非仅直叙一途:有反逼、暗示、纵夺、引逗等等妙用之分,端赖师家视学人之机临场灵活运用,方收宏效,不可死执一种,以是师资至堪重要,若无大手笔宗师,亦徒唤奈何而已。

第二章直指与质疑

  一、直指之道,手法繁多,前已言之,兹就直叙法中比较具体、而易悟入者,权举一例,略明如下:
  玄沙云:“离见闻觉知现量即是真心。”这句话看似平常,确是具体指示我人见性悟道之捷径切要语。因我人无始以来,执着根身四大以为实有,日常生活均囿于见闻觉知上取舍分别,因而妄念丛生,锢蔽自性,流浪生死,无有了期。今欲明心悟道,了脱生死,须就路还家,从息妄上下手。息妄之法,须知一切声色贷利,皆缘生无性,犹如梦幻,无可执取(即欲执取亦执取不着,因自己色身亦无常),祗随缘应用,勿生粘着。故曰离见闻觉知也。所谓离见闻觉知者非不见闻觉知也,是即见闻而不着见闻。盖不着见闻则虽常见常闻而无见无闻,无见无闻则无爱憎取舍,妄念停息矣!妄念息则真光发,一切声色贷利横竖于前,宛如明镜照形、称其量而显现,虽丝毫无隐,但无分别沾染,是为现量。此现量真境,虽空寂而灵知,无分别而又不断灭,学人于此急着眼,看还是自己本来面目否!!!果能于此一肯肯定,则大事毕矣!
  云门云:“即此见闻非见闻,无余声色可呈君!”已明白向你道离此现量真境,而无处觅取真心矣。
  复次,古德之所以将一句无理路言句抛向学人,而前者也无非逼伊于妄心行不得处,回光一鉴荐取真心而已,何有他哉!学者果于此具体之指示荐取真心,宁不庆快!

  二、忽问曰:悟道须于座上豁然脱落,亲见本来,方为真悟,何可如此轻便,因一语之指示而一超直入哉?余不禁笑曰:悟道有一定之方程式乎?古德今来天下悟道者多矣:有者于行脚之顷省悟;有者于掉臂謦欬之际触发;有者于他人笑谈之会打开;有者于睡梦之中凛觉;而更多者则于师家指示之下一言相契打开玄关识锁而豁然大悟,未闻均于座上参悟也。子何必固执坐禅而死于定中。须知禅贵妙悟,于日用中得其受用,而不在死坐守定,而妙悟又贵有人随机指示方可收事半功倍之效。且若专重空坐,不得活用,反为禅家所不许。因禅非同止观,以定而开慧。禅乃以极强之慧力参悟本来的,识得真心后而自会于定也。大慧呵为默照邪禅,即骂此等死汉。六祖云:真见性人抡刀上阵,亦自见性。可见禅之为禅,非禅定之禅,全在妙悟而得活用,不在死于鬼窟中作活计也。即如习定,若在座上有,下座便没有;在禅堂有,出禅堂便没有,连定亦非。以大定无出入,不可打作两截,遑论禅哉!今示子离见闻觉知现量即是真心,本是叫汝于不着见闻觉知时妄心不行处,亲见本来。也是叫汝识得这活生生的灵妙真心,不受他瞒,在日用中得其受用。非叫汝徒在言语上作道理会也。子何不惺惺着是哉!

  三、又问曰:如此明示,古德不许。以多半落于所介,贻害学人。需自参自悟,方得受用。如于岫大夫问紫玉禅师,如何是佛?玉召大夫,岫应诺,玉直指云:即此是,无别物。岫于言下有省。当时亦觉庆快省力!但药山闻云:于岫埋向紫玉山中了也。可见直指害人,古德不许。迨后岫闻药山言有疑,再告药山请益,复如上问,药亦召大夫,岫再应诺,药问云:是什么?岫方言下大悟。可知道须自悟,不可由人告知。今如此直言不讳,不亦害人乎?
  答曰:子祗知其一,不知其二。古德不肯,乃考验学人是真悟还是假悟,能否不上当也。夫直指非仅记取师家一言半语,颟顸儱侗地会个道理,即算悟也。须的的悟师家之开示,引起两心之共鸣,打开心灵深处之宝藏,真实认可,方为悟道。譬如寻物,不知去向,经人指示朗然在目,亲眼实见,虽经明示,宁非自悟!此如禅家“囫的”一声时也,十分尊贵,非仅知介,幸勿错会。惟学人机智不一,个别卤莽汉,未真认可,似是而非,徒记一言,以为悟道,一经拶着,即瞠目结舌,不知所措,此是病非禅,不可混为一谈。所举于岫公案,乃药山老婆心切,恐其悟处不真,自误误人。且垂一钓,试其是否上钩而考其脚跟是否点地也。因真悟心者,虽佛语亦不堪入耳。反是,则不免随人起倒。当时于岫亦祗囫囵吞个枣,并未真悟,不免随人定动,故闻药山言后,复起疑云,再往请益。药山见其一钓即上,知未真悟,乃承其便,就其骨节眼上反问一拶,逼使其悟。紫玉与药山二语:一系直叙明指;一系反诘暗示,均属直指手法。论者每以药山为巧,其实一个半斤,一个八两,并无轩轾。譬如寻物,一个说在这里,另一个说,你看,这是什么?意皆一般,并无二致,且后语之所以为巧,皆仗前言之力,假无前言,于岫悟来,亦恐无如是轻便。不信请看百丈下堂公案:
  百丈禅师上堂,拈柱杖散大众,众下堂,丈复召大众,众回首,丈问云:是什么?一众茫然不知所措。又闻有人于言下悟道也。
  子如真以为直指无功,且有害于人者,请再观同一类型的灵默参石头公案:
  灵默禅师初谒马祖,次参石头,进门便问:一言相契即住,不契即去。石头据坐,默便行,石头召曰:和尚。默回首,头曰:从生至死,只是这个,回头转脑作么?默言下大悟。
  请问此公案与子所举一例相去多少?其他直指公案多不胜举。如大珠问马祖,哪个是慧海自家宝藏?祖曰:即今问我者是汝宝藏,一切具足,更无欠少,使用自在,何假外求,大珠于言下自识本心,不由知觉。后上堂,学者问:如何是佛?珠曰:清谈对面,非佛而何!?
  你看多少直捷、痛快。又如:大梅参马祖,祖直示云:即心即佛。梅于言下大悟。梅后往已,祖亦恐其悟处不实,使侍者往验云,马祖今日佛法变了,梅问:如何变法,侍者云:变为非心非佛。梅闻呵云:这老汉淆惑人心,任他非心非佛,我还是即心即佛。祖闻云:梅子熟矣!
  你看同一直指,祗须实悟,脚跟点地,即不受他人瞒矣,何害之有哉!可见直指无过,过在学人自己颟顸未悟为悟也。且果真直指有害于人,如古德所不许者,临济祖师即不该直示人云:赤肉团上有个无为真人,即今说法听法者是矣!大慧也不该说:即今前念已断,后念未起时,看还是你诸人本来面目否?反不应进一步指云:此是千钧一发一机,如击石火、闪电光,如能当机一肯肯定,则大事毕矣!如稍停机伫思,则又被它影子惑矣!诸如此类亲切直指之语俯拾皆是,未闻有害也。
  复次,我所举一例,尚须于离见闻觉知处,现量时荐取真心,较之古人直截了当地说,即此是,无别物,其痛快处,尤欠一筹。其所以然者,即恐尔等惊怖不信,不敢直下承当,又恐尔等颟顸笼统地错认个昭昭灵灵,误将识神认作本来人也。所以转一个弯子说法,让尔等于现量时自荐自肯,非由我代悟也。
  况且我上来即说这仅是一例,不是对任何人都适用。以禅是活句,不是死句,不可千篇一律,规定一种框框。真心直指,须待学人显示病相后,予以适当之药:或顺或逆;或指或逼,无有定方。纵夺活杀,全赖师家当机活用,直以泻尽邪知恶见,开显空寂真心,令其亲见一回,方为允当。如此活用直指,有百益而无一害,复何流弊之有哉!

  四、再问曰:如此悟道,毫无奇特,一仍凡夫,并无辩才、神通、智慧,有何益哉?
  答曰:人之不能信入,病根即在于此,念佛、参禅之所以白吃辛苦,不能悟道,病根亦在于此。一般人都以为悟道,定有一番奇特光景,不是改变凡身,即是发大神通;不是见光见佛,便是神游太虚。那知有此成见在胸正是障自悟门,如此修行,不消说这一生不得成就,即便尽未来际,非但不能成佛,着魔倒有份在。因佛性本空,寂如太虚,你须将妄念扫净,连净亦不着,方可与之相应,所谓人法双忘,能所皆销,方有好消息到来。何可着光着佛,着变着通以求悟道?而且此种说法本身就是着有,即是妄念。以之求佛,正如蒸沙成饭,无有是处。须知一切神通妙用,是吾人真心所本具,并非因修而有。今所以不见者,乃为妄念所遮。如日处虚空,为乌云所掩,光明不透,非无日也。今之悟道,不过刚识得此本具之真心,当属理地。还有无始旷劫习气未除,即掩日之乌云还在,何可顿发光明,立现神变,起妙用哉!但此为中、下根者说,若是上上机人顿悟、顿证,无所谓习气不习气,神通立刻显现,但此等人不多见耳!一般悟道均须于识得真心后,起功正修扫净习染,驱除乌云,光明始得透露,神通自然妙发,如水到渠成,不求而自得,非可勉强也。到此地步,已由悟道而入证道,所以上章说悟道与证道是两回事,即此之谓也。虽然根有厚薄,习有深浅,通与未通,略有迟疾,但识得真心——-悟道这一关,关系极为重大,有如鹏飞万里,全赖开头脚下一点一劲。若脚跟不先点地——即认识真心这一着子——以后休想展翅。遑论成道发通,瞬息万里者哉!
  复次,古德云:寻常心是道而不云玄妙是道,即恐你着在奇特上落为魔外也。盖所谓神通玄妙者,亦本寻常事,因为吾人所本具不从外来,祗以不识而遗忘已久,误为奇特,譬如运水搬柴,由人视之极为平常,因你人人共具之本能,无甚奇特,但由下等生物视之,则亦奇特矣。因彼不能而人能也。但迨彼转生为人,又极平常而不奇特矣。发神通亦复如是,即此运水搬柴之能,何奇之有!况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神通亦不例外,法尔真空妙有,有而不有,不有而有,不可作实会。即自玄妙之事,皆如梦幻,毫不可得,更具体地说,根本无一事,玄妙何处着,又何奇特之有?而且作奇特会,即有落处,非但不得漏尽通,而且有入魔之虞!《楞严经》五十种阴魔言之详矣,可不戒哉。

  五、或又曰:此种现量真境,见是见了,但一现即隐,一刹那后又复落于见闻觉知,不能常保其定灵无动之境,难道也算悟道否?答曰:祗为你习染粗重,妄念深厚。同时也因悟得不彻底,才有此况。所以需绵密保任,去其妄染,而臻彻悟圆证之。须知悟道者非一念不起,乃起而不着也。非时时保护伊空灵无知,乃知而无知也。此空灵无知之知,不在时间长短为证,而在是否确实识得伊,肯定伊与承当伊也。如不识得或疑而不敢承当,虽整日不起一念,一如死人,起念又同凡夫矣。若识得而承当者,虽一时习染未除,妄念起处复落于见闻觉知,但一凛觉,即又空无一物,回归本位矣。古德云:不怕念起,只怕觉迟。以粘着便成妄,不着即妙用也,此凛觉功夫,须是保任,也就是叫你由生而熟,而且由熟而化也。你果能于妄想颠倒之际,是非纷扰之场,念念觉知,念念转空,久久纯熟,并此觉知之心亦化为乌有,不执为实,动静闲忙则打成一片矣。到此时再反观一切事物,一切妄念,原皆我真心,有何染、净又有何隐现哉。
  总而言之,说:要离见闻觉知现量即是真心,不过为初机未悟示个入处,如真悟道,则在在处处物物头头无不是真心之所显露,即比量而现量矣,弥陀经云:风声鸟语,皆是法音之所宣流。古德云:荷叶团团团似镜,菱角尖尖尖似锥,又云: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法身,即是此时节也。更进一步,有什么真心、妄心,本来如此,不容了辩。所谓悟后还同未悟时,饥来吃饭困来眠,到此时节,还有言语可说否?
  写至此,忽有人出来责难道,你这般口没遮拦地信口乱道,难道也算明眼宗师公,余不禁呵呵笑道,我既不会禅又未尝说禅,子幸勿执常见,作有言说会好!

第三章证体起用

  有缘者,如于上例豁开正眼,识自本性,固甚庆快!万勿以为即此便算到家,以为可以了事,须知尚有习气未除不无走着,未臻圆满,触境逢缘正需努力打扫,所谓悟后正修是也。盖未悟之前,正眼未开,所有修持,俱属盲修瞎炼,譬如在暗室中打扫,无有灯光,不免东碰西撞。在开悟后,才将室内电灯开亮,所有垃圾、零别物品都朗然在目,刚好着力打扫整理,不可因循松懈,任其自流。古德云:悟后亦如丧考妣,正指此时须痛切用功,努力除习,不可象无事人也。至于上上根人,随悟随即习气脱落者,当然不在此例,但为数甚少,实不多觏。古来大德俱于悟后正修者多,如伪山亦云:一念顿悟自理,犹有无始旷劫习气未能顿净,须教扫净,除其现业流识,即是修也,需时时注意唯此真。此种除习之法,宗师谓之历历孤明即得。或曰:保任之道,本毋须多说,祗修行人根器不一,总死句,恐不入。再就诸家所说,择其明白畅晓,贴切而简练者,一一详列于后,为初悟者作借镜。悟道无有定法,保任亦复如是,学者当自思维自家性情:还是一任无为而至圆满;还是一任观察而至圆满;还是或有时无为,有时观察而至圆满。六祖教人定慧双修;石霜教人如大死人去;大慧教人越思想越明白;……俱无定法,学者可就与之性相近者,择一法而行之。
  保任之法,不是另起一法修之,乃于日用中不着相,不落空,不费一点劲,费力即不是,不起一毫修学功夫之念,不求清净,不求寂灭,不思佛法,不求脱离,更不着神通,祗与么淡淡去,久之,则自性之光明,自然透露,照天照地去也。
  初悟道者,如刚生婴儿,虽具五官手足,但不能致用,须要努力保养照顾,迨其成长,方能任其独来独往,发挥作用。保任之法,亦复如是,初须善自护持,即在日用中高提警惕,不忘本来,时时孤明历历,迨其熟了,无所住着,不需再保,保反着法,须任其自行,方得活用,故保与任是二门功夫,非一致也。
  保任功夫,不可死做,即不可死守着本来不动,压牢伊不许走着,而须活保,时时不离凛觉,才有所着,即便拉回,念起即转,也不是一切事具不可为,而是活泼泼地为而不为,即无动于中。所谓为而不为,不为而为也。更不可守牢个无动于中之心,而须浑化相忘。古德云:识取真心为初善,“不守住”此真心为中善,并无“不守住”之心为后善,具此之善,大事成办,可以明矣。
  悟道者,有的固不须再坐,祗于人事上练心;有的还不能完全离坐,以习气深重,易于沾染,须于座中增加定力,于下座后历境,启发智慧,所谓上座磨刀,下座切用,体用合一,易纯熟也。
  惟一时尚不能离于座者,切不可贪着座上胜境,而须将座上所证得之清净自在光景,移用于人事颠倒之时,则无不化有归空,化颠倒为清净,化烦恼为自在而苦灭矣,且可灭他人之苦矣,此名度生。
  功夫越深,习气发动亦越多越快,此乃自八识田中拔去其习气种子而发动者,盖习与慧非二物也,如不能转,即为习,转即为慧力,为妙用矣。今般若内熏转之又转,拔动习气之根,故发动较平时为大为快,但去亦甚快,且发一次少一次,不复再增长矣。
  功夫越深,忽而忘记性大,又忽而记忆力甚强,且反映日见敏速,感觉力亦日强,往往不加思索,即与物相应,此通之先兆也,亦一定之过程也。
  做工夫要准、要狠、要省、要等、要平、要稳。准者,看准方向,无所疑退也。狠者,克制自己,丝毫不留情,姑息二字等于自杀。省者,常常内自省也。等者,等时候也,非有相当时间,其力不充足也。平者,观一切平等,无所取舍也,以不论何种挂碍,皆由心不平等,分别得失而起,不知法本不生,何患乎得,法本不灭,何患乎失,能平,则自然不惊不怖不畏,超然入自在之境矣。
  工夫未落堂时,力量每每旋进旋退,或定或慧,久则定慧不分,只进不退矣,此真明心,理事双融者矣。
  明心后,我见未能即除,习气未能即净,我见习气时时来,时时能转而化之,是真明心者,其转化力之大小,乃另一问题,只怕不知转,不知化,即不能转,不能化矣。
  除习之法,在于觉照,觉照一起,习气即销,但此中迟捷,亦各有不同,一为境,一为觉,此有过程者十:(一)境来而不觉。(二)境来而后觉,惟起觉极费事。(三)境来时起觉不难。(四)境来即觉,略有先后。(五)境、觉同时并起而有时忘失。(六)同起而可以勿忘。(七)觉先于境,但有时在后,或偶尔竟回到忘失时。(八)常觉不动。(九)觉尚未净。(十)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并觉亦无住矣,此时力量真充足时。从来大习气易去,小习气难除,还是不平等,是以仍有惊怖畏之果,其间忽上忽下,万勿以为退转,切要、切要。
  凡自己习气,不论好坏善恶,凡不易化除者,即属生死之根,万不可固执为善而保留之,越不易化除,越要化除,常与自己逆,便是进功。
  除习气乃与自己作斗争,所谓人天交战,此必百战而可克胜,原非一朝一夕之功,所谓百炼成钢。
  明心后方具交战之资格,此即启用,由小战而大战,由小胜而大胜。根本破敌后,即永无后患矣。
  除习不可压制,如贪嗔之根必拔除之,化解之。识其原属虚幻,根本无明祗一转即空而不可压伊不起,疾恶他人之贪嗔者,自己已立一贪嗔之见,亦属压制。如秽垢未净,封固之,终必有再发之一日,非究竟也。
  除习亦躲避不得,如敌来则破之。若但知守住戒、定、慧,用以对治贪、嗔、痴,则善恶二见留影于心。如敌来守城,虽一时敌不得入,敌终未去,乘机仍可入城,非究竟也。故勿躲避以破除为妙,二不留影,心无所染,敌我同化,即入大定。
  事来不理,亦不起念,但不断灭,此静中定也。对境不惑,依然应付,动而不动,此动中定也。至动静一如,无可无不可时则大定矣。
  练心要练机,此在洞明因果之理,时时起观,功夫纯熟,大机大用起矣。
  得他心通者,端赖明因达果之机灵速,是以理事圆通,不假思索历历如见,全在定慧双资功夫纯熟,此便是神通,并无何种神妙之可求。
  肯做不屑做之事,肯说不愿说之话,肯接不愿交之人,其去平等智光不远矣。
  有所失而无悔者,如忽起一恶念,行一恶行,一经觉察,但知改过,能不戚戚后悔者,其入不二矣。如误以善行与恶行为不二者,此属魔见,又名愚痴,必入阿鼻。
  见他人过在,不独难入不二,亦障自己圣道而起骄慢,修道人所最忌。
  机之迟捷,在善用反面文章,练一无住功夫,例如人问何以得解脱,汝不可为解脱语骗住,在解脱上立见解,应作活计,反问如何是缚,此是脱卸法,宗下一切机锋,都是考试法,考试其心是否灵活,能否不上当,不被境夺,不立情见,察其机之利钝,即可见平日之证入与照顾本来之力量矣。
  抄宗下老文章者,即是钝根笨汉,有胜、负、得、失心者已住在公案上,不是真明本来者,所谓野狐禅者是。
  用功痛切时,必有一度不通世故人情时,故曰:如丧考妣,盖痛切之至必失于礼节威仪也。人每不谅谓之骄慢自大或疑为狂,此人人必经之过程,难与辩也。然真骄狂者,一遇作家再考之,即乌有矣。
  用功忽勤忽惰,若进若退,切勿疑忌,此是进功时,万勿性急而懊丧。
  喜静厌乱,即是不平等,切切不可,须知静乱乃我心之分别,于境无关。
  修道人自赞毁他,表扬自大,为最可耻笑之事,慎勿为识者所讥。
  用功切勿与人较量短长,应默察而自省之。
  修法为一时之权宜,切勿执取于法,贪坐等于贪名利,同一生死。所谓成佛者,成如佛之性空也。心有所执,顿失本来,即离佛境,更不能由保而任,进入圆熟之境地而浑化相忘矣。
  此中无奇特事,只缘少见多怪忘却本来耳。
  心如外驰,势不能免,只要能转可耳。行者往往怕心被境夺,时时督住其心,压住勿动,自以为识神不用事矣,即可成为智矣。不知识不异智,智即是识,无识则智无由建立,今硬分识智为二,压心不动,自诩其用功严密,不知识心不动,真心亦如木炭死灰,妙用无由而起,岂不谬哉。
  除习气亦在因缘,此有迟速之不同,若保任绵密,经过相当时期,习气有忽然销除之妙。


元音老人随笔

  当一切都没有,而了了分明的这个灵知是什么,在这上面猛着精彩,就是开悟。开悟后,绵密保任,一切境界都无令著,无丝毫影响,就是大彻大悟。反过来,假如心有所著,有丝毫粘著,就是凡夫。悟了心不动,时时刻刻都是妙用。丝毫不著相,神通就显现,大彻大悟了。见酒肉就不吃了,尽管显一切境相,不动心,不著相。

  时时心空,不生一念,应缘接物时,如镜照物,毫无爱憎取舍之心,间有念起,亦不随之流转,即是活佛,他何求哉!

  一切事物(包括人)都是由一真法界而来的。做一切事都要有能量,佛性(真如佛性)是最大的能量,由这个大能量产生一切。

  世界上一切法都是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讲金刚经就是要见性,西方在十万亿佛土之外,药师佛派八位大菩萨接引到西方。

  见性之后,认识到一切事物都是假相,不执它。反过来,这一切都是自性的显现,处处都是自性,处处见性,不染著,绵密保护,直至证成大道。如果见性之后,不保护,仍有染著,那末,五十阴魔现前,依前流浪六道。

  做功夫,并无难处,亦无甚妙法,但莫求真,莫求玄妙,只息下一切心看,看心息下时,无心可心,无念可念时,是什么光景?还是你自己本来面目否?此是千钧一发之际,稍纵即逝,若停机贮思,便被它影子惑矣!

  其实,即此前、后念断,超然无着现量之景,便是你安身立命处也。这一点切莫看得寻常!更不可忽略错过!须于识得后绵密保护,使其常能如此,以一切定力、慧力、道力,八万四千功德,恒沙妙用,全由此一点中启发出来也。

  行人往往因多生历劫习气深故,刹那别境现前,便又忘失了。故贵在擒得住。但此一事是极现成平常的,却不可看轻它,亦是极奇妙,不易做到的,却不可执取它。

  着意,便落能所比量,心又息不下,又非是也。是以功夫有二头难:一是,下手必专一,咬定实在难;二是,末后要忘而活泼化空难。功夫要打成一片自必要千锤百炼,使其纯熟而不死执,此事坏在容易忘失,难以纯熟、难以老实、难以灵活,其他别无妙法。

  禅宗是直下见性顿悟成佛的,不是次第渐修法门。古德尝曰;“等妙二觉犹是它提草鞋汉”。禅——正法眼藏,涅磐妙心——是一丝不挂,一尘不染,赤裸裸,净洒洒的。既无相对的客观物境,亦无主观能见能闻的人,更有谁来作谁的主呢?——答云:“作得主”。这不是有落处,有相对的主客了吗?这和赤裸裸的禅就不相应了。这答话在宗下说来是“伤锋犯手不剿绝”。——主人公原来不在别处,举凡山河大地,草木丛林,无不是主人公之显现;鸟语花香,莺歌燕舞,无不是主人公之妙用。有什么主不主,更有什么作不作。
  一问:白天作得主么?答:饥来吃饭困来睡。
  二问:睡梦中作得主么?答:朝阳升起月含山。
  三问:无梦无想、无见无闻时,主人公在什么处?答:太虚饮光消契阔,风摇浅碧柳丝轻。


一

旋岚偃岳而恒静 江河竞注而不流

二

风摇浅碧柳丝轻 雨洗淡红桃萼嫩
百年三万六千朝 反复原来是这汉

三

心无异缘 意绝妄想 六根清净 端坐默念 万不失一

四

彩云云中仙人现 手拿宝罗扇遮面
即须着眼看仙人 不看仙人手中扇

五
幻灭灭已 非幻不灭

六
莫认色身 以空寂为体 莫执妄念 以灵知为心

七
毁誉赞谤过耳风 不识荣辱耄耋翁
置身世故人情外 舍命一切无住中
茶饭丰俭随缘过 斗室宴坐泯西东
无言可向人前发 都缘经论读未通

八

新春随笔 勉同仁

(一)

率履不越周行 就中坎窞须防
任他抵毁诽谤 巍然不动称王

(二)

心地法门诞生王 岂假气功称豪强
心外取法求有得 徒自辛劳落空亡
卒断暴折能所尽 绵密保任不可忘
立定脚跟不动摇 心空无住通自降

(三)

执着物境事偏枯 守定空寂理亦殊
若欲不枯亦不殊虚舟载月泛五湖

九

雾失楼台,绿漫溪渡,
桃源不离寻常处!
境无好恶心有别,
任运修将知见树!
桥跃长虹,鱼传尺素,
风光本自无穷数!
随缘放旷任沉浮,
甘作春泥群芳护。

十

说尽云山海月情,唇吻未动心勿行,
玉兔怀胎蚌含月,泥牛入海木龙吟!

十一

(一)

开出无形面,示作十界身,
悟在迷未了,入魔亦无碍!

(二)

要尽心花开,方明无情示,
本来不迷悟,识智何出入!

十二

心地法门诞生王,岂假气功助锋芒!
心外取法求有得,徒自辛劳落空亡。
根尘脱处自性现,绵密保任莫轻忘;
立定脚跟毋偏颇,一无所求道真常。

十三

无情说法无可议,眼处闻声亦非奇,
穿衣吃饭寻常事,皆我神用莫狐疑,
无说有闻皆不着,随缘任运自得宜。

十四

写满宇宙利生情,笔划未开字未形。
有法可说事边倒,无法可说万里云。
可怜一般探玄客,梦中佛事论不停。
一心不乱非难事,念念弥陀字字明。

十五

着有不解空,昧却主人翁。
空有皆不住,即是大神通。
住空不知有,死水黑山中。
若人会此意,面向西看东。


后记

  师尊元音上师乃德行兼备的一代宗师大德,心密三祖金刚上师,数十载潜心修学,深得宗下要妙,匠心独运,随缘救度众生,因机施教而圆融无碍。
  师尊一生谦虚恭下,严于律己,从不自赞毁他,记得师尊常嘱告我等:我们修心密者,要守心戒,念起即觉,内不随念转,外不为境迁,须勤扫旧习,返本还元,归无所得。
  师尊对前来求教修法的学人、弟子,总是耳提面命,循循善诱,耐心教导大家要识得本来,明悟自性,明了心性一如,体用不二,以启大机大用,老婆心切,不惜浑身落草。
  师尊为利乐群伦,倾其毕生精力,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应化事毕,于二○○○年二月安详圆寂,瑞相昭著,人天同仰。
兹为表对师尊的哀思、缅怀之情,特整理上师遗著以飨读者,普愿与同沾法益。

门人乐玉凤拜记
二○○一年四月五日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