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翻译缘起
 二、卷头语
 【初】 前导
 一、颇哇法
 二、诵法须知
 【次】 正述
 三、诵法实施
 四、行法须知
 五、行法实施
  (一)第一阶段行法
  (二)第二阶段行法
  (三)第三阶段行法
  (四)第四阶段行法
 【后】 结归
南无元音阿阇黎
心密三祖元音阿阇黎

佛法修证心要
佛法修证心要问答集
大手印浅释
中有成就秘笈
净土指归
禅净密互融互通的修法
成佛的诀窍
略论禅宗
人人皆当成佛
法偈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禅净密互融互通的修法

  学佛互相毁谤,不知不觉中就造了业。学净的人不知道密宗,就瞎说密宗是鬼神教,只有净土最好。我曾经在东北听过XX大师说密宗最不好。他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大师,我听后问他:“你修净土,是不是念密咒?念大悲咒?念往生咒?念十小咒?”他答:“是啊!”我说这些咒不是密咒吗?您自己离不开密宗,毁谤佛法有罪啊!即便是律宗弘一大师,也曾说过密宗是鬼神教,后来他看了密宗全文,才知道密宗这么完美,从浅入深,从小到大,和禅宗无二无别,才知道自己错了,写了一篇忏悔文收录在文集里。

谈密 密宗修持次第

  这些都是不知道密宗而信口瞎说,只知道自己,不知道别人,信口瞎说。密宗是鬼神教吗?密宗一开始,免不了有一点鬼神的意味,那是因为西藏人根器差,他们要有点神秘、有点感应,要想神秘就得靠鬼神快些,学佛法就慢。密宗修到后面与鬼神就不相干了,密宗讲九乘次第,讲九步法。初讲外三乘,也就是先学显教、学小乘、学佛乘、学菩萨乘。这些教理都要通达后,才修内三乘。内三乘是实际修行,教理通了再修密法。这个法教怎么消业障、除灾、治病、发财等。发财便是财神法,财神就是鬼神,所以是有鬼神法,不是没有。但这是刚刚开始,密宗后面有圆满大法,譬如西藏白教的大手印,大手印所说和禅宗完全一致。大手印讲见定行,见是见到本性,认识本性,认识本性之后才有定力,知道世间一切都是假相,不要去追逐。知见正,行为就合道了,自然守戒。在定功上修大法,把习气净了,证成圣果,因此和禅宗说的一模一样。红教的大圆满法也是一样,我们的身体有五种光,外面也有五种光,外面的五种光,刺激自己的五种光,把整个身体化成虹光体,且对虹光体不加执着。红教说得很清楚,假使我们证到这种虹光体,但执着这个虹光体,那还是宇宙之间的游魂。宇宙间的游魂还未成道,要成道则需把这个虹光体也化无,这样才能向上升进,就等于禅宗的法身向上。禅宗说破三关,最后破牢关,牢关就是法身向上,重关就是法身正位,也就是一切境界都不住、不动摇。法身向上就是发了大神通而不住神通,无佛可成,一切不着。

说密 开启智慧宝藏

  现在大陆修行倾向密宗。很多人误会密宗是秘密的,说密宗是搞神通的,是鬼神法,这些都是误会。密宗并不是什么秘密的秘,密宗的密是把秘密的智慧宝藏打开,见到我们的本来面目。本来面目在哪里呢?不知道。就是科学家、医学家或解剖学家把心脏剖开,把头脑剖开也找不到。因为我们的真如妙体是无相可得,从有相的角度来看是看不到的。言语道断,心行路绝,这是真理,所以法相宗说“人空法空”,二空的真理叫真如,这种真理是抽象的。宗论家也说缘起性空,说一切事一切物都无自体,都是因缘和成,没有本体。性是空的,没有东西,心空真理,真如佛性,密宗也不外是这些道理。需用三密加持的修法,身口意三密加持,把我们的心意打开,见到自己本来面目,所以打开秘密宝藏是密宗。并不是什么秘密不传或显神通。佛也说过,末法时众生业障深重,密宗最应机,没有佛菩萨的加持难以修证成功。
  密宗热的情形之下,有位大师做了几篇文章,在北京的《法音》杂志发表,发表密宗热之中的佛法修证问题。密宗热都是向西藏去学习藏密,藏密真正讲起来并不一定适合汉地人修持,因为藏密是根据西藏的风俗习惯及他们的文化水平而订出来的。从修四加行、五加行开始,皈依十万,大礼拜十万次,再念百字明十万遍,供曼达十万。先修前行再修正行,等于走弯路,汉人有自己儒释道的文化传统,有很好的根基,不一定需要向西藏人学西藏的密法。
  汉地有自己的密法,唐朝时有唐密,晋朝惠果大师把密法传给日本的空海大师,日本现在也有密法传承称为东密。中国密法传到明代朱元璋时完全断灭,他担心密法搞神通会把他的皇帝位也搞掉,所以禁止人民再传密法。现在我们传的心中心法是唐朝传下来的密法,是老早就有的,并不是现在才创的。法本在大藏经的《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篇,这是中国人的密法,能够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这种修法让你能够亲见本来,见自本性,明白了什么是心,什么是性,让我们知道之后,依此去修,保护自己的心性,这就省去许多弯路,所以这个法很好。
  明心见性并不难,大家都把明心见性看成很难很难,认为那是圣人的事,凡人做不到。其实一切众生本具如来佛性,可惜我们不识,追逐外境之垢,被外境所迷,现在指点我们,让我们能够认识自己的本性,所以明心见性并不难。
  修持密法的好处是藉佛力加持,加持等于帮助我们走路一样。自力修持等于两只脚走路。藉借佛的力量加持我们修行,等于是搭汽车或乘飞机,这样自然省力多了。所以密法修持实际上和修禅是一样的,并不是什么秘密或搞神通,因此大家对密法不要误会。
  西藏的密法就有点不一样了。因为西藏人执着,习气很强,他们要有一点小神通的感应。因此一开始有鬼神法,怎么消灾除障、怎么发财。刚开始西藏密法只是应机采用一些鬼神法,到后来修九乘次第、前面的叫事业部,之后再修生起次第。生起就从无到有生起来,气脉明点观想成就,观想人的身体有三脉五轮,或三脉七轮,各个不同修法。修法虽然不同,但都是用来摄心,把我们的思想抓住,叫它不要动,所以叫观想成就。
  观想成就之后,要知道这不是真正成就,因为佛性是无相的,与有相的不相干。观想等于我们的身体生大疮,先用药来治疗,使疮口慢慢收缩成一个小疮口。收成小小一个伤口,但疮还是毒呀!还是不行,因此要从生起次第进入圆满次第。圆满次第就是把生起次第相化空,一点相都没有,这样才能见到本性,因此密宗后面的修法完全与禅宗的修法一致。密宗修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圆满次第分为大圆满次第、无比圆满次第、无上圆满次第,修到最后和禅宗完全一致。

谈禅说密原相通

  举个例子来证明禅宗与密宗完全相通。因为红教说虹光身证成,执着虹光身,那还是宇宙间的一个游魂,要认识连这个虹光身也不可得。同样的,禅宗也有这类公案,如有一次有个参禅师父问曹洞宗的祖师曹山:“师父啊!朗月当头是如何?”“朗月当头”就是一个明亮得不得了的月亮,照在我头顶上,像佛像上的大圆光圈,照遍周身,这样不是一个光明体吗?不是很好吗?曹山祖师说:“犹是阶下汉”,还在色界之下,还没登堂入室。禅师说:“请师父慈悲,拉我一把吧!”曹山祖师答:“月落相见”。一个朗月当头的月亮,落掉之后再相见面,就是说把你的光也化空,把执着的光明相化掉。我们做工夫有三种境界,空、乐、明。当我人修法修至能所双亡,心法双泯时,世界化空,大地平沉、虚空粉碎,当斯时也,虽然一无所有,但虚明凝寂,一灵不昧,了了常知,非如木石。做到这个境界才是开悟,真正化空。所以今天有乐得不得了叫般若味重重,乐之后就大放光明,但这三种都不能住,住在乐上就不出欲界,住在光明上就不出色界,住在空上就不出空界,不出无色界,因此这三种都不能住,不住就出三界了。
  现在与大家来探讨佛法的修证问题。佛法本无言可说,因一切众生都具如来的无漏自性,凡有言说都失真义。因为大家都向外追求,迷失本性,贪求无厌而造业受报,感得释迦佛出生于世,现身说法。说种种的法实际上都是叫我们认识本来面目。法法平等,都是一样的,只因众生根器不同,应众生之机而应病予药,说不同的法。

禅宗 参话头与念话头

  禅宗本来是中国四大宗里最优秀的一宗,它最圆顿,单刀直入,直指见性,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其他宗派难免在外兜兜圈子。但是现在的禅宗行人,对于参话头起疑情很困难,于是“参”话头变成了“念”话头,把话头挂在嘴边──念佛是谁。
  不起疑情就隔不断内外,妄念也隔不断。疑情一起,包围周身,整个身心都在疑情里,这样才能隔断内外,使内不能出,外不能入,才能得到很好的消息,才能打开见到本来面目。现在的人把话头拿来用念的,一天到晚在那里念“念佛是谁”。不起疑情就隔不断内外,一天到晚念“念佛是谁”,念得再久也得不到佛力加持,这样还不如念“阿弥陀佛”要好一些。光念“念佛是谁”不起疑情,就隔不断内外,妄念不断,见不到真如本性,使禅宗沦为以法眷相传,难怪太虚大师感叹的说:“现在禅宗儿孙,都是法眷传法,而不是明心见性传法……何曾悟心来?”法眷等于画图的画卷,长长的一卷,前面写“正法眼藏”四个字。从第一代祖师开始写到现在,代代相传,其实老师还没开悟,徒弟也还没有开悟,使佛法扫地了!真令人痛心!在这种情况之下,大家倾向密宗的修法,这是密宗热的最大因素。

谈禅 话头之由来

  最初禅师都是直接指示,并没叫人去参话头。六祖大师之前,师师相传都是直接指示,并没叫人参话头,六祖大师传惠明也是直接传示──不思善不思恶。“不思善不思恶”就是一切放下,不要动念头。惠明良久不动念,六祖大师就直接指示“正与这么时”,“那个”就是你的本来面目。“那个”很清爽,要你一念不生,不是叫你摸着石头说不知道,它还是有知觉、有灵性。“那个”一念不生,无止无界,无觉无受,但不是木头也不是石头,那就是你的本来面目,这就叫直指,就叫明心见性。
  后来的人不明白直指,就说那“不是直指”是“问话”,就变成六祖大师问他“哪一个是你的本来面目呀?”“那个”、“哪个”,中国人写起来都一样是“那个”。中国人的“那”和“哪”,见仁见智,解释各有不同。当下明悟就知道那是一种指示,等于英文的“That”,假如你不明白就是“What”。这里面就有了伸缩性。在大陆就曾为了这两个字,在“问话”与“指示”之间争辩不休。现在我们不必再打官司,看后来的祖师便知道了。譬如,灵训问归宗:“如何是佛”,归宗禅师说:“即汝便是”——你就是佛。于岫大夫问紫玉禅师:“如何是佛”,禅师叫他:“大夫!”他答应了,禅师说“即如是,无别物”。再如大梅问马祖“如何是佛”,马祖说:“即心是佛”。这些都是直接指示,不用参话头。
  到了宋朝,人心渐下,因为释迦牟尼佛己经圆寂五百年,到了正法五百年过后一千年的相法时代。以前那种直接指示的法门得来不费工夫,不必经过劳动,好像不必费心费力,就能得到祖传遗产。正因为不必付出心血,就不知道来处艰辛,不知道珍惜,不断挥霍,把钞票花光。禅也一样。哇!这就是呀?“这就是”,为什么我还不发神通?尤其是现代人,告诉他“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就是本来面目”,既然是本来面目就要发神通,为什么还不发呢?总以为未见神通玄妙,以为不是,不肯承当,反向心外求法,以期神效,故不得已祖师们才不再直接指示,改用参话头,兜兜圈子,用一则无意味的话头,安在学人心上,生起大疑情,使整个身心掼入疑团内,时节因缘到来,桶底脱落,从宋朝开始才有参话头。
  本来参话头也不是千篇一律的参一则刻板话头,而是因人而异,也就是禅师看来者的根器如何,指他一个话头,后来明师少了,才千篇一律参一个“念佛是谁”。念佛是谁,也很好。在“谁”的上面用力去参,“念佛究竟是谁”,是我在念吗?如果是我,身体是我吗?身体显然不是,一口气不来,死了,身体还在,佛号也念不出来。现在我能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到底是谁在念啊?让你在那里起疑情,这样才能隔断内外。疑情不起,光在那里念话头是无用的。所以说,佛法现在渐渐衰微了。

大手印

  譬如白教修的最高深法──大手印法。大手印法并不是另外再起一个手印或结什么手印、念什么咒。为什么叫手印呢?就是我们的一法界,就是我们的无漏自性。如西游记里的孙悟空翻跟斗,一翻就是多少里。释迦佛说:“你在我掌里翻翻看!”孙悟空心想,你的手有多大?我一下子就翻出去了。真的能够翻出去吗?他翻了几个跟斗还是翻不出去,还在释迦佛的手掌心。真法界尽虚空遍法界就是一只手,所以不结手印,无手印之手印,所以叫大手印。

大圆满法

  红教的密法——大圆满法,和禅宗完全一致。大圆满法分两步:一是彻却,一是妥嘎。彻却就是立断——当下就把妄念断掉,让你明心见性。妥嘎就是顿超——法身向上。禅宗讲破三关——初关、重关、牢关,最后法身向上。大圆满所说和禅宗完全一致。修妥嘎就是把肉体完全化为虹光体,皮肤肌肉骨头完全化成光体,走的时候一道光,连肉身都没有了。若你已经证成虹光体,假如心里仍有个虹光体存在,那你还是宇宙之间一游魂,并不究竟,因为还有黏着。正如禅宗所说:才有所著,即成窠臼。
  不论修什么法,起初修,入手虽有不同,譬如净土宗从念佛入手;禅宗从参话头入手;密宗从持咒结手印入手,但修到后面都是归于禅,都归入禅定,但到最后无不归于净土。我们的心是土,土就是心,心清净了,才是真正的净土,心上还有一点东西,就不是净土了。
  禅宗修到最后打开本心见性之后,并没了脱生死,明心见性之后才是破初关。破初关虽见到本性,但生死未了。因为才断见惑,思惑未断。知见正确,但是我们的思惑,即思想对境生心还是免不了。因为八识的种子还在,遇缘就起现行,所以生死未了。因为这个缘故,净土宗常常毁谤禅宗,说禅宗不好,明心见性了,生死却未了。不如净土往生西方,一见弥陀,一切都解决了。这是一般人不知道禅宗的立场,禅宗自己也知道并不是明心见性生死就了。临济大师就讲得很清楚,第一句荐得,自救不了,他讲“看取棚头弄傀儡,抽线全籍里头人”,如同看木偶戏,戏中孙悟空大战白骨精,很精彩,但没有里头的拉线人,木偶再好也不会动。人也一样,人讲话、走路及种种动作,都是佛性在里面抽线。认识了佛性的妙用仍自救不了,因为八识的种子还在,你遇境还是会生心,你的思想还在动。
  法相宗讲得更清楚,“发起初心欢喜地,俱生犹自现缠眠,远行地后纯无漏,观察圆明照大千。”发起是开发,如生意人开发事业,科学家开发新科技,修佛法的人打开了自己的秘密宝藏见到本性,见到登地菩萨。初地是欢喜地。“俱生”是俱生的法执及我执还跟着你,缠住你的本性,使你遇境生心,昏昏昧昧,如同睡觉一样。“远行地后纯无漏”就是作功夫,由初地上升到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六地、七地,到了七地菩萨是远行地,八地是不动地,到了第八地才进入无漏,漏尽通之后才真正进入道通。到了这里才不退转,否则还是会退转的。也就是到了这里,第八识的种子消了,才转第九识庵摩罗识。庵摩罗识译成中文叫白净识,证到白净识也还没有到家,俱生我执虽然消了,但俱生法执的种子还在,也就是分别我执与法执消掉了,还要在事上锻炼,要把无始无明的尘沙惑除了,才能从九识转十识。这才是真正的见性成佛。所以禅宗的功夫要作得很长,不是一下子就能消掉的,这要看我们用功的程度,要三大阿僧祗劫,三大即见到位、修道位、证道位三个阶段。三个阶段时间的长久要看用功程度。
  释迦佛成佛是燃灯佛授记的,释迦佛用功精进勇猛,提前七劫成佛,所以三大阿僧祗劫的时间长短不一定,要看你自己用不用功。
  阿难和释迦佛是堂兄弟,他们一起发心学佛,释迦佛成果地佛时,阿难还没悟道。由这里可以看出来,功夫就在自己,精进勇猛就快,懒惰就慢。因此之故,在这末法时代,靠自己的力量修行更困难,得藉佛的力量加持修行方得力。

中国固有的密法 心中心法

  “心中心法”并不是从日本学来,也不是从西藏学来,既不属于东密也不属于藏密,是我国唐朝固有的密法。因无人传授,连我师公也不知道有这个密法,直到他出家赴江西庐山净土宗的祖庭东林寺参学才得此法。慧远法师在东林寺创设净土法门,净土宗有两种,一是念佛三昧,一是般舟三昧。念佛三昧好修,盘起腿来静坐,手结法界定印,口念阿弥陀佛,就能得到念佛三昧。般舟三昧就难修了,整天在房间里走,不准坐也不准睡。般舟三昧修成,佛就在你面前现身摩顶。我师公发大心,修别人难修之法,选择了般舟三昧。整天不睡觉在房里走,肉体很难吃得消,他的双腿肿得走不动,但大愿已发,走不动也不停,就在地上爬行,爬到两个手掌都肿,爬不动了,就在地上滚!他吃了这么大的苦,经过这样的修炼,心死透了,入了大定,入定中感得普贤菩萨现身,为他摩顶说法,说:“在这末法时代能修这种苦行是很难能可贵的,但是密部里有心中心法,可藉佛力加持,不要像你这样吃大苦。修心中心法,藉佛力加持,可收事半功倍之效,这个法你好好的修,修好之后你再下山去普传大众”。
  现在的日本及西藏也有这种法,但不轻易传授,要几十年修行后才传。诺那活佛是西藏人,他到上海“只”传一个人,别人向他请法,请他传法,他说:“你们都不够资格,这是无相密,一下手就直下见性的法,这种法不容易修,你们只能修生起次第,先把气脉明点修好。”在日本也不轻易传心中心法,有位台湾去的年青和尚,去日本高野山学密法六年,他看到心中心法的法本,就请师父传法给他,他师父说:“你还是个小和尚,不够资格,等相当于阿阇黎的位置时,资格够了再传吧!”他问:“我在这里住六年还不能学吗?”师父不传,他没有办法就下山到西藏去学。西藏佛教有白教、黄教、红教、花教等教派,除了红教之外其他几教都没有心中心法。红教师父说:“你要学心中心法可以,再住十年,先学其他密法后,我再传法给你。”可见西藏和日本都有心中心法,但不轻传,它属密法的高深部门心髓部份。所以普贤菩萨对我们师公说,你好好修,修好后下山去广传大众,以补禅宗和净土宗的不足。也就是普贤菩萨看时间因缘,认为心中心法出世的因缘到了。因为参禅的人疑情起不来,打不开,见不到本性。用心中心法来补救禅宗和净土宗之不足,我师公在山上修了八年才证道,之后才下山广传心中心法。
  我师公下山准备传心中心法时,大家对心法很陌生,不知道什么叫心中心法,没有人愿意跟他学,他只好显点神通,引起人们注意。佛法是正法,不要搞神通,我师公这样一显神通,引起太虚大师和印光大师的批评,认为显神通就是帮助鬼神教,对佛法的光明没有助益,我师公说:“我也不愿意显神通,但为传法之便,因为中国的密法中断很长的时间!”
  修心中心法最重要的是要行十种行愿,也就是要发十种行愿,才有资格修心中心法。修十种行愿之后才能与心中心法相应。
  (一)佛佛俱信。法法无疑。清净僧众。尊视如师。
  (二)持戒不缺。摄心常定。诸法空相。平等无著。
  (三)慈心众生。励行戒杀。视众生如己。不忍食其肉。
  (四)人有所求。等心施舍。温和谦下。娇慢不生。
  (五)不违本愿。常利自他。不自称赞。不见他过。
  (六)贫富贵贱。性本不二。口常软语。令生欢喜。心意质直。远离谄媚。随顺人情。善转俗谛。
  (七)佛说教诫。体会力行。护持佛法。如护己命。救护众生。而不望报。众生骄慢。亦不退心。
  (八)不轻正法。不使他轻。不谤三宝。不令他谤。有轻谤者。善言开解。令其信入。不堕邪网。
  (九)常护正念。不亏暗室。胜行坚固。不厌疲劳。发弘誓愿。摄心不退。常住大乘。破除邪见。
  (十)所修本法。一一遍持。清净密印。莫污染结。须为自利利他而修。不因名闻利养而用。

佛佛具信,法法无碍

  不论是东方佛、西方佛、北方佛、南方佛或四维上下左右佛,佛佛具信,不是那一尊好,那一尊不好。譬如有些人讲阿弥陀佛比释迦佛高,又说那一尊比那一尊高,其实佛佛平等,无有高下。
  法法无碍,现在的人常常互相批评,净土批评禅宗,禅宗的又看不起净土。
  心中心法是密宗里的上乘佛法。上次我们也讲过,密宗里有九乘次第,有外三乘、内三乘、密三乘。这心中心法属于密三乘中顶尖的法,即最后一个无比相应大圆满法,也就是与红教大圆满相应的法。诸位可能有疑问,大圆满是红教中最高的佛法,而心中心法不属于红教的大圆满,怎么会相应呢?现在来解释一下。
  红教大圆满法分二部,一部是“彻却”,汉文译义就是“立断”,妄念一起就把它断掉,不随之流浪,使其心现前。二部是“脱嗄”,译文为“顿超”,修之能超出三界,了断生死轮回。心中心法修的就是立断、顿超,它是无相密,以一个咒、六个手印来修持,直下见性,不要修什么相来过渡。有相法须修戒相后,把相化空,才能见到本性。需走很多弯路,不能立断、顿超。
  我人本性是无相可见、摸不着、闻不到的,大家一下子无从下手,因此西藏密宗要走很多弯路,先要磕大头等四加行,再做前行观想,把相观起来,有个着手处,才能进一步修见性法。大圆满“彻却”也要先修气脉明点,在气上下手,观脉管,三脉七轮,(中脉、左右二脉,顶轮、喉轮、心轮、脐轮、会阴轮……)观好后,再把这个相观空。这叫大圆满彻却前行,就是修行前的方便。我们用六印一咒,不要观什么脉管,当下把我们的妄心聚在一个咒上,就是念的时候心念耳闻,用心念咒,耳朵听清楚自己念咒的声音,把意根妄想抓住,使妄念不起,当下即能深入禅定。这样的修行,就是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法门。娑婆众生六根当中,耳根最灵敏。譬如眼晴能看很多东西,很远都能看见,但是用一张纸一隔就看不见了;耳朵不然,隔着大山声音还听得到。又譬如睡着了,拿张纸给他看,他也不能醒,但一喊叫,他就醒了。所以耳根最灵敏,用耳根来修法最好。
  《楞严经》说得很清楚,二十五位大菩萨,说各自的用功方法,观世音菩萨说从耳根入,最后佛叫文殊菩萨选择,娑婆世界众生用那一根修法最得当、最快,文殊菩萨选择观世音菩萨耳根法门。因为耳根最利,所以我们现在就用耳根来听自己念咒的声音,把意根抓住,第六意识就不动了。这样修法比大圆满更直接、更“立断”。

心念耳闻,如法修行

  大家注意,修法时一定要心念耳闻,要如法,绝对不能嘴念咒而心想别样事情,有口无心,没用处。念佛也是一样,念“阿弥陀佛”,口念心散乱,思想乱七八糟,佛号念不上,将来西方极乐世界升不到,因为心太乱了。心不清净,佛现身时,也看不见。永明寿大师说(永明寿大师是禅宗大祖师,又是净土宗大祖师,他是法眼宗的徒孙,最后皈心净土,所以是净土宗大祖师),“口念弥陀心散乱,喊破喉咙亦徒然”。为什么这样说呢?他说心如水也。心永清净,就像河里的水清静了,天上的月亮影子就显现出来,阿弥陀佛等于是天上的月亮,我们的心等于是水。水不清净,天上的月亮显现不出来;心不清净,阿弥陀佛在你心里显不出来,那就见不到阿弥陀佛来接引,就不能往生了。大势至菩萨教导我们“都摄六根,净念相继”,要以一句弥陀圣号,把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抓住,清凊静静地念阿弥陀佛,念到一心不乱,才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六根当中意根是最难摄的,一静下来,妄想就来了。因为动惯了,不静下来还不知道,有时候心乱,还不知道,静下来后就容易看见。这是什么缘故?因为水清静了,泥沙沉下来就看见了,水不清静,就看不见泥沙,所以坐下来就看见了。妄念颠倒,很难掌握住不起妄念,所以要用心念耳闻的办法来抓摄六根,把妄想打断、身心脱落,本来的佛性就显现了。所以,如法修持非常重要,不如法修持就不能见性。大家修心中心法,修了很多时了,应该有所成就。为什么呢?因为本来是佛,只要肯放下,就能恢复本来,就能见道。修了很多时,为什么还不行呢?就是因为不如法。
  第一种不如法的人就是坐坐停停,停停坐坐,今天坐坐,明天说身体不好、事情很忙,就把功夫耽搁下来,这样修就不行。譬如烧饭,饭没烧好就拿下来,冷一冷然后再烧,再拿下来,这饭就烧僵了。我们学法修行,犹如逆水行舟,若不用劲撑船,船就被水冲下来,所以断断续续修行不好。
  第二种是没有心念耳闻,耳朵没有在听,而是一面念咒,一面打妄想:“这个事怎么办?那个事怎么解决?”这就是不如法,妄心就斩不断,斩不断怎么打得开本来呢?怎么见得到本性呢?
  第三种重要原因是下坐时不观照,忘记掉了。在坐上修法勤勤恳恳,下坐后随妄念转,跟着境界跑,等于一曝十寒,功夫很难做上。尤其是现在这个动荡的时期,比如大家都做股票,心思都到股票上去了,“唉呀,我买的股票赚钱了吧,涨价了吧,跌价了吧,折本了吧。”颠颠倒倒地妄想,不观照。用功需时时观照,念头一起就看见,不要跟着跑,要了了觉知这能说、能见、能闻的是我的本性,不为境转才行。这些缺点不改进不能见道。

心地法门

  修心中心法,上座时用金刚持的方法,嘴唇微动持咒不出声。出声念咒伤气,默念伤血。我们修法首先要注意身体,不能把身体弄坏,所以打坐、修行要把身体保护好。但是坐到种子翻腾、心里烦乱,坐也坐不住的时候,或是坐到昏然入睡,乱梦当前时,就要出声念咒,把那些混乱的妄念和睡魔除掉才能入定。没有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还是用金刚持的方法持咒。
  持咒的快慢是每分钟十至十二次。念的时候,要心念耳闻,就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心里过,不是有口无心的去念,要用耳朵聆听这从心里发出来的咒音,听得清清爽爽,这样才能将妄念摄住不动而渐渐入定。
  我们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其中的意根好比猴子一样乱动惯了,你要它安静不动不起妄念很难,但不把它摄住不动就不能入定、开慧成道,因之大势至菩萨教我们念佛须“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就是念佛时要至诚恳切地以“阿弥陀佛”这句圣号把眼耳鼻舌身意都抓住,叫它不要动,才能安然入定。这六根当中,以意、耳二根最难摄。眼晴闭上不看东西就能摄住眼根,嘴持咒就能摄住舌根(舌头),鼻子不闻异味就能摄住鼻根,身体不接触外境就能摄住身根。但是人的耳朵最灵敏,很远很远的声音都能听见,隔着一座大山的声音也听得见,外面噪音会吵得你心烦。至于意根,更难摄住,不要它动,意念会不由自主地从心里跳出来。为什么呢?这是多生累劫的习气,动惯了,不动不行。这在佛经中叫“作意”。也是法相宗所说的五个遍行心所,意、触、受、想、思的第一个心所,它存在于八识当中,时时刻刻在蠢动,像流水一样不停地流,所以叫流住生灭,微细得很,只是我们平时看不见。
  有人说,“我们不修法不打坐没有念头,一修法打坐倒有念头了,是不是修法修坏了,才有念头?”不是。这是因为平时心乱,看不见念头在乱动,等到你心里稍微静下来后,就看见念头在动了。这怎么办呢?怎么将妄念息下来呢?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耳根来摄意根。用耳根静听念佛的声音把妄念摄住,因为心无二用,一心听念佛,专注在佛号上,妄念就自然不动了。所以念佛要专注在“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或“阿弥陀佛”四字上,一个字一个字地听得清清楚楚,才能把妄念摄住不动。同样,持咒也需要一字一字从心里过,耳朵听得清清楚楚,才能如法。所以打坐的要旨就是“心念耳闻”,摄住妄念不动而入定。不然你坐在这里,嘴里念咒或佛号,脑子里面却七想八想,那就不能入定。一定要心念耳闻,死心塌地的打坐。
  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在“心空”。修行为的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所以一切都要放下,才能入道。在家人比出家人多一重障碍,有家庭、烦恼多,驴事未去,马事又来,事情多得不得了。所以,我们时时要警惕,看破这些事相都是假的,不可得,心里不恋着它,粗妄才可不起。接下来精勤用功打坐持咒,细妄又不免来侵袭,这是多生历劫的患习,动惯了,一下子停不下来,但不要怕它。念头跳出来你能看见,不理睬它,妄念自然化去。
  念头来了你看不见,那你就跟着念头跑了,这就不能入定了。打坐的时候最要紧的就是一切放下,心里要清清楚楚,念头一来就看到它,不睬它,也不要讨厌它、压制它,讨厌的本身就是一种妄心。压制也不行,压是压不死的,比如搬石头压草,石头拿掉之后,草又生起来了,这是不行的。纵或压死了,倒变成土木金石,不能起用了。所以要用活泼泼的转化法,不能用压制法。念头来了,只不睬它,把咒提起来,妄念自然转化掉。
  如此精进修法打坐,修到一心不乱时,咒也就自然化脱提不起来了。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我们持咒的心还是妄心,有能有所,即有能念之心与所念之咒。(念佛也是如此,有能念之心与所念之佛),能所相对,即是妄心。相对的都是虚假的,不是真实的,真实之心是绝对而无相的,凡是有相的东西都是虚幻的。假如我们真的持到一心不乱时,一切相对虚幻的东西就都脱落化为乌有了。这时身、心和世界就统统空掉,虚空也粉碎,其实不虚的天真本性才会全体显露出来。
  经过灌顶修心中心法,有一个拉肚子的过程,这不要怕,这是法的力量产生作用的缘故。这个法有极大的加持力量,叫你把污秽、垢染、习障都从大便排掉,换一换肚皮,这是好事,所以不要怕。

理悟还得亲证

  修法一段时间后,看禅宗的东西,有点理解了,那是理上的悟道,文字理解没有多大用处。因为没有亲证,定力不够,道理虽然明白一些,但是事情来了就挡不住了。所以解悟不能了生死,一定要证悟,亲自见到本性才有力量。见到当然不是眼睛见到,而是心地法眼亲证本性,本性是没有相的,眼睛只能见有相的东西,那时候你人也没有了,还有什么眼睛?还有什么看见?法身虽无相可见,但不是断灭空,它是真实的大功能、大能量,世界上举凡一切事相、境界都是它显现、变幻的,比如电,眼不能见,但离开它,世界就不能运转。又如“海水中盐味”,海水人能看见,海水里的盐味就看不见,但它确实有呀!
  我们用功到身心、世界都化空,便时到神知,心领神会而见道了,所以叫做心地法眼可以见道。见道了是不是就成功了呢?很多人以为这样子就成功了,不是的,没有成功,还差得远哩!刚打开宝藏见到一点影子,仅是法身边事,不相干,生死犹不能了,还须努力向前,除尽恶习才是了手时。基于此点,净土宗人常常说禅宗不好——纵然明心见性,生死也不能了,还不如净土宗念佛稳妥,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了生死的好。
  刚刚明心见性的时候只是初悟,破本参,才跨过第一道门坎,妄习犹在,生死不能了。须勤于保护,历境练心,把多生历劫执着的妄习消灭光,真正做到与《金刚经》所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相应,处顺境而不喜,遇逆境而不恼,丝毫无动于衷,才能了思惑而了分段生死。《金刚经》说“过去、现在、未来心皆不可得。”心既不可得,还动什么?真见性的人只有这个觉性,其它一切都不可得,还须更向上,觉性与不可得也不住才为真了。若见境生心,随念而转,就不是见性开悟的人。罗汉之所以有四果之分,也是在是否生心动念上划分的。初果罗汉在山林里,清净无染,但是,到城市里就不免眼花缭乱思念纷起了,这就是思惑末了之故。思惑者,对境生心,迷于事相之思想也,就是对幻境惑当真实,产生占有之妄想也。
  在打坐的过程当中,有很多现象出现,如美好的佛、菩萨光明等善相,或丑恶的魇相,都不要理睬它。有相的东西都是假的,一着相,就容易着魔。还有,当你从有相过渡到无相的时候要起一些娈化。如身体没有了,或手脚和头没有了等等,都不可管他。更或气要断了、头要爆炸了,也毋须惊怖,这是身心将脱落的前奏。一害怕、一惊觉,即前功尽弃而出定了。等到火候到时一下子大爆炸,内而身、心,外而世界一起消殒,虚空也粉碎,本性即现前。不过你不能着相求这个爆炸,一着相即被妄念所遮,非但不能爆炸,连空也入不了。密宗就有这个好处,常常得佛菩萨的加被,以外界的爆炸声引起内心的爆炸。但是千万不能要求,想象它什么时间来,更不能将心等它或迎它来。打坐定境中的一切形象都不能理睬,须置之不理。《金刚经》的警句须牢牢记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色相都是假的,不睬它就没事。一理睬执着它,就有着魔之虞。
  二果罗汉,前念才动,后念就觉,虽然能不住相而于觉后归家稳坐,但是念有起灭,还是有生有灭。所以还要有三番生天落地的生死,然后才能了分段生死。因此,打开本来之人并不是大事完结,还要好好地勤除习气,进入三果罗汉达遇事不动心的阶段,更向上进入无为之境,达到阿毗跋致(不退转)的地步,才为初步了手。有思想、有妄情、有造作都是有为。修行从初地、二地、三地……到七地都是有为,入八地才是无为。七地虽然已证到无为了,但是还有个无为在,还有个无为的影子,还是不干净。到八地,无为的影子才取消。所以,我们每个人要衡量一下自己,看看是否对境心一点都不动,平时如还有妄心起伏,那就不行,在境界当中,若着境更不行。一切时、一切处心空如洗,能够随缘起用,不执着,真空妙有、妙有真空的运用那才是真开悟。

念起不随

  除了打坐之外,最重要的是平时用功。时时看着自己,念头一起就看见,不跟着跑。念头起了看不见,跑了一大段才觉得,才知道,那就不行。禅宗说: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念头起了不怕,只怕你不知道,跟着念头跑,就是生死;跟着念头跑了一大段才知道,就是已死去多时了,也就证明你将来生死不能了。假若我们能作到前念起,后念觉,不跟念头跑,就能受生自在了。受生自在不是已了生死,还有生死在,不过在生死当头能够自己作主,要到哪里就到哪里,不受业障牵连,随业受报了。

功夫程度

  第一步:念起不随
  做功夫的第一步:念起不随。能作到念起不随就能于生死当中做得主,不为业牵,得大自在。
  第二步:亲证无为
  一切事情尽管来,我心不动。这是真正随顺,而不是压住它不动。压住它不动是不行的。要尽管应酬各种事情,随顺一切事缘,没有什么好的,没有什么坏的差别感,好的不喜,坏的不厌,这样我们的心才能平静,而达到平等无为之境。作到这个地步就能变化自在了,分段生死就能变化自在了,分段生死也就了了。第一步是在生死当中得自在,第二步是变化自在,能变粗为细,变短为长,到达第八地菩萨的位次,能显现三种意生身。
  第三步:微细流注消灭
  微细流注就是上面讲的作意。作意在八识心田里流动,你平时看也看不见,深入金刚普陀大定,才能见到而消灭它。到这一步,微细流注都消灭光后,能显现百千万亿化身,度百千万亿众生。这时候才真到家,不是一开悟就好了,差得远,所以,还要好好的用功。
  没有菩提心是不能成道的。什么叫菩提心呢?简单讲解就是“上求下化”,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我们修法是为了下化众生,而不是为了自了。
  今天大家能得这个法其是无上的福报。因为修禅需要几十年尽心参究才能打开本来。现在一天到晚的参禅,时间不允许。依靠心中心法,假佛力加持就方便快速多了,参禅自力修行等于用两只脚走路,修心中心法得佛力加持等于乘车子、乘飞机,所以二者有时速上的不同。你们得到这个法须珍惜、慎重、爱护,更要连续不断地精勤修行,不能今天修修,明天停停,那决定不能成就,心中心法更妙在融万法于一炉。释迦佛讲,修心中心结第四印能生西方净土,更能十方净土随愿往生,就是净土宗;打开本来见到本性,就是禅宗;证到最后,心通十方世界,十方世界在我心中圆,诸佛在我心中,我在诸佛心中,光光互摄重重无尽彼此交参无碍,这就是华严宗。
  所以,我们说心密一宗包括诸宗无余,实非过语。此法得之不易,务请大家好好用功,坚持打坐、观照,切勿等闲视之,更重要的还是在座下用功,不是坐两个小时算数,可以放野马,乱来了。还须于行、坐、住、卧处时时不忘观照,才能与大道相应。

修行的六个要点

  第一、一切放下,死心塌地。
  恋着世间事物放不下,有什么用呢?这世界上的事事物物都是因缘合成,无有实体,犹如过眼云烟,虚而不实,求不得,拿不走。即连各位自己的身体也是假有,留不住,不可得,身外的东西就可想而知了。所以认事物为真、抓牢不放,是不值达者一笑的愚痴之事,学佛修道是大智大慧的大丈夫的事业,不是小根小慧的人所能胜任的。要成道第一,要看破一切。死心塌地的打坐,才能入定开悟,假加在座上想这样、想那样,妄念纷飞地乱想那就完了,一定要一切放下,像个死人一样才行。
  第二、打坐持咒,心念耳闻。
  这是修心密的要诀,对入定开悟,关系非常重大,所以再三提示大家,要毫无折扣地照之实行。人的妄念动惯了,不专心致志的倾听持咒的心声,把意根摄住,妄念息不下来,妄念不息何能入定、开悟?所以必须心念耳闻,一个字一个字从心里念出来,耳朵听得清清楚楚,才能摄住意根不起妄念,而渐渐入定。
  第三、念起即觉,不压不随。
  念头来时,要能看见,如果看不见就跟着它跑了,一跟念跑,就妄念纷飞不能入定了,所以要念起即觉,既不随之流浪,也不压制不起,只不理睬它,提起正念,一心持咒,妄念自然化去而安然入定。
  第四、按时上座,不急不缓。
  每天按时上座,养成习惯就容易入定,最好早上打坐,凌晨更好。坐时不要急于入定,心情平和地以一种平常心安然入座,不急不缓地从容持咒,既不要求入定开悟,更不妄求神通。以要求入定、开悟、发神通等的一念即是妄心,此心一起,即障自悟门,非但不得开悟,而且不能入定。
  第五、下座观照,绵绵密密。
  把打坐中的静定功夫推广到日常动用中去,在行、住、坐、卧当中冷冷自用,绵绵密密地观照,一切无住,既不让境界拉着跑,也不随妄念流浪。
  第六、心量广大,容纳一切。
  修道人心量不能小,要宽宏大量地容纳一切,纵然宽宏大量地容纳一切,纵然别人对我不好,我对他还要更好,没有丝毫爱、恶、喜、厌的观念。随缘随份地做一切善事,时时处处潇洒自在,没有患得患失之心,亦无毁誉成败之念,这就是最大的神通。
  记住这六点,照之修行,绝定能打开本来,亲证佛性,做好这六点,丝毫不懈,保证能圆证菩提,得大成就!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