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翻译缘起
 二、卷头语
 【初】 前导
 一、颇哇法
 二、诵法须知
 【次】 正述
 三、诵法实施
 四、行法须知
 五、行法实施
  (一)第一阶段行法
  (二)第二阶段行法
  (三)第三阶段行法
  (四)第四阶段行法
 【后】 结归
南无元音阿阇黎
心密三祖元音阿阇黎

佛法修证心要
佛法修证心要问答集
大手印浅释
中有成就秘笈
净土指归
禅净密互融互通的修法
成佛的诀窍
略论禅宗
人人皆当成佛
法偈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净土指归
一九九九年秋

甲关于佛法的修证

  众生同具和佛一样的无漏智性,本无差别,但因迷于事相,各个造业不同,迷惑的深浅也因之各别,向道的根器就有智、愚、慧、拙的分别。在这种不同的根基上,我佛慈悲,为了适应众生,犹如医生治病,应病与药一样,说了种种不同的大、小、方、圆、顿、渐诸法,无非让众生早日病愈回家,脱离苦海。其中并无深浅、高下的不同。后来的祖师因自己的修持与适应众生的爱好,创立了种种不同的宗派。在佛法极盛的唐宋时代,我国佛法有十大宗。后来因时节因缘之不同,社会风俗之变迁,人民生活之艰辛,佛法渐渐衰颓,现仅存禅、净、密三大宗。在此三大宗中,修证最迅速、便捷者莫过于禅宗。但末法时代众生根器陋劣,障重慧浅,直指其见性既不投契,即或有点解悟,但未深信,站不稳脚跟,又不能在事上磨练、保任、除习成道。至于参话头,则疑情不起,妄想割不断,根尘不易脱落,能所更不能双亡,何能明心见性!因而宗下后继乏人,大有消亡断绝之势,良可悲也!
  密宗,我国原有之唐密,因后来历代帝王之恐惧、反对,至明朝朱元璋时灭尽。现行之密宗,除西藏之密法外,还有日本之东密。此法分九乘次第,高下、深浅完备,恰是末法时代修行之妙法。但仪轨烦琐,初修都很执相,又不无接近鬼神教之嫌,不大适合国人爱简捷便当之修法。而且有西藏言语之隔阂,因之密宗在汉地不大能广弘。
  此三宗在现阶段说来,最适合国人修持者莫过于净土宗。净土宗只要一心专念弥陀圣号,别的什么也不用修,真是最适合国人之契理契机之教。一句圣号看来简单,含义实在深广。它是在切近处下手——在心中密密提持一句圣号,令人在不知不觉中将凡心转成圣心,犹如人的头发与指甲不见其长而自然长出来一样。因此它既包涵三藏十二部经文之精义,也可统括一切宗派之力用,我们再不专心致志的念佛,修净土,实在太可惜了!
  但近来修净土者对此宗之真理与修法大有错会之处。将博大精深之净宗,宣扬得犹如小乘之修法,说修此法到西方去享福、过好日子,免在娑婆受苦。这种说法使有识之大心修士不敢接近,避而远之;无识者又怕西方难生,多错误地发愿往生边地疑城。将原本宏伟的净宗弄得面目全非,使人不知何去何从,真是罪莫大焉!
  上面说过,净宗一句弥陀圣号可以赅括三藏十二部之教义,摄尽一切宗派之行法。但弘教者未将真理说清道明,才弄得大家疑是疑非,因而净宗近来也一厥不振。这全由于弘教者自己未真明白教义与修法,只是以讹传讹,焉能不将净宗弄得面目全非?!
  兹为便于大家修行,扫清净宗修行之障碍,重振净宗雄风起见,不惜口业,将大家易于误会之处,一一简便说明于后。

乙关于经文方面

  一、弥陀经文之“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
  “彼佛”二字毋庸猜疑,当然是指阿弥陀佛。但广义说来,并非单指阿弥陀佛,是指一切众生之佛性。因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众生之本觉妙体与佛同体不二,所谓在圣不增,在凡不减,我们只要勤于修法,将一切恶习——无明消尽,恢复本来面目,无人不和阿弥陀佛一样,光明无量,照十方国土无障碍。这样讲可使大家增进信心,勇于用功,更不会怀疑能否往生西方。

  二、若今生、若已生、若当生
  说法者均将“若当生”说成将来修法成就,可以往生西方。其实不然,中国字一字多解,用处不同,解释也不同。这“当”字固然可作将来讲,但在这里不作将来讲。因净宗是圆赅八教的大宗,不是小乘,应该作“当下”,即现前讲。就是说修念佛法门既可以今生修成往生,也可以当下不动脚步而生到西方。因心即土,土即心。只要你心清净,一物不沾,烦恼消尽,当下便是西方,不用死后往生。所以净宗大德说要确保能生西方,要现在能生西才行。六祖大师在坛经中说,可将西方移在诸仁面前,即此之谓也。

  三、饭食经行
  说法者将此句利益大众的大乘经文,误解为小乘法的自利文。他们说在西方吃饱饭后没有事,经行经行,散散步,消消食。这真是笑谈,错会到极点。这句经文“饭食”二字应卷声读,“饭”应读“返”,“食”应读“伺”。即在西方听佛菩萨说法,吃饱法食,修成大道后,即应经行十方,教化众生。如乌鸦之反哺,反过来给众生吃法食。所以说净土宗是大乘,不是只顾自己,在西方吃饱饭经行、游乐而已。

  四、花开见佛悟无生
  一般都说坐在莲池里的莲花中,下品下生的人须等待十二劫,莲花才能开敷,才能出来见佛。这种说法从字面看来确是不错,但经文的涵义却不是这样。而是说下品下生的人著相牢固,心花一时不能开,须待十二劫的一番刻苦用功,渐渐地将执着妄习消尽,心花才能开敷而亲见自己的佛性,不是十二劫后才能拜见阿弥陀佛。假如是十二劫后才能见佛,那么在佛来接引往生西方时不是已经见佛了吗?何须再等十二劫呢?!更进一步说这“花开见佛”不是生到西方后才能莲花开敷见佛,而是说我们现在用功念佛,念到妄念断处,佛号消殒,能所双亡时心花自然开敷,亲见自己的佛性。如禅宗自证佛性一样,所以说净即禅也。

  五、关于十二劫花开
  讲经者都讲成下品下生的人须闷坐在莲花胎胞里十二劫,莲花方始开敷,才得走出来。不知这十二劫的莲花胎胞是指边地疑城的胎狱,不是指下品下生的西方凡圣同居土。只要你生到西方凡圣同居土,纵是下品下生也是行动自由,而不是关在莲花胎狱里。之所以闷在莲花胎狱里者,皆因生时未获真信、切愿,只是半信半疑,所以生到边地疑城,否则,绝对不会生到边地疑城去,更不会闷在莲花胎狱中。当然,不是往生西方的人均须经过边地疑城。至于十二劫,更无一定时间。你用功精勤,时间即短,否则时间即长,一念可超百万劫,何况十二劫,一刹那即过去。

  六、临命终时,彼佛现前
  大家都说“临命终时”——即死下来时,阿弥陀佛即自然现前了,这句话也不确当。因净宗修法者如真能一心专持名号,即能当下见佛,毋须等到死时。这见“佛”的佛字,既是指阿弥陀佛,也是指自性佛。这“临命终时”四字不是只指死下来时,而是说当你念佛念到妄念消融,生死命根断绝时,佛一定现前。我们要了生死,先须知道生死之由来,如断水者先知其源一样。不然胡乱瞎搞一番,非但不能见功,还要闯祸。要知我们之所以有生死,就是有妄念。假使不迷于外相,妄念不动,不造业,则根本没有生死。因为我们的佛性本来没有生死,皆因迷诸外相,不守自性,无明妄动,才造业受报,枉受生死轮回之苦的。我们用功念佛,念到根尘脱落、能所双亡即是生死命根断绝之时,也即是临命终时。所以说“临命终时”不是等死下来时,而是说用功用得绵密,久久功纯,到一心不乱时,佛性自然现前。

  七、读诵大乘
  佛说要上品往生须读大乘经文。但现在竟有人主张,修净宗只须读《弥陀经》和《无量寿经》,其它经文一概不要读,否则乱了套,不能生西方。这不是明明和佛作对,淆惑信众吗?!佛说读诵大乘是教人豁开正眼,开拓智慧,真正知道往生西方的真理,一切不著,上生才得上品。西方净土虽是佛历劫修行所感的果报土,但也不离佛性的妙用,不可认为实有而生住着心。《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即教我们认清此理,得真实受用。否则,执为实有,心中不空即生障碍,何能上品往生?!我们试看净宗大德说的话,即知端的:“生则生矣,去则未也,去则去矣,生则未也。”可见本性空净,一切皆无,所有色相皆是空幻。我们只随缘应用,不去执著,则一切无碍,才得潇洒自如。否则,即被缠缚,何能上品往生。

丙关于用功的误导

  一、念佛不消一心不乱
  佛说念佛须专心致志,若一日,若二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彼佛现前。现在的导师说念佛不要一心不乱,只要散心念佛,即能生西,这真是害人。散心念佛果真能生西,那佛为什么教人念佛须一心不乱呢?大势至菩萨为什么叫人念佛要“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呢?这“都摄六根”就是教人摄心在佛,不可动一毫妄念呀。“净念相继”更难,这就是禅宗的悟后保任功夫,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现在就不多谈了。憨山大师说得更清楚:“口念弥陀心散乱,喉咙喊破亦徒然。”又说,念佛须极力追顶,如推重车上山,不可稍懈。根据佛、菩萨、祖师们的教导,可见现在导师的教导乃是误导,不可听信。

  二、不消念佛,只要相信有西方极乐世界,也能生西
这比前说更为害人。净土宗的高妙就在信、愿、行三字。如真深信、切愿生西,为什么不行?且知净宗是寓高深之理于平易践履之中,于真实行处而暗合道妙。如光是口说不行,能成功吗?切实的行才表示你有深信切愿;不行,所谓愿从何表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今一步不行,如何能达到目的地?!教人者其行——不消念佛,正是毁灭净土宗也,安可信哉?

  三、往生西方很难,还是发愿往生边地疑城为好
这种见解更害人。往生西方是佛发愿接引众生的。你只要真心向往,愿去彼土,正是与佛的大愿吻合,如磁吸铁,毫无难处。况且极乐世界虽是佛因地修行的果报土,但也不离自性。我等众生的自性与佛无殊,既是自性土,我等众生也有份,只要心地清净,往生即是回自己的家,又有什么难处?那些往生边地疑城的人,上面已述,皆因信不真,愿不切所致,不是佛不准他们往生,派他们坐胎狱里的。我们明白了这点,对往生西方就毫无疑惧而欣相往生了。
综上所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实无难处,只要我们真信切愿,忠实履行,无有不能往生的。尤其是下品下生,只要我们真切地认识到这娑婆世界是苦难的世界,一切色相皆是幻影,无有真实,不可得,不可求,从而一切放下,毫无沾染牵挂,心中放教空荡荡地,临终自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至于要求上品上生,那就要进一步认识,纵是西方宝土也非真实,只不过是渡人的舟筏,一时的妙用,也不可得。《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西方既有种种妙相,可见也是虚妄的了。但相虽虚妄而妙用不无,也不是断灭空。故往生有九品之别,那就看行人修功的深浅、悟道之高下而定了。《心经》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空一如,既不著空,也不著有,妙有如如,即果地佛矣。

  四、误解三
  (一)修来世
  西方净土难生,念佛只有修修来世享福,不受贫穷苦难。这个误解在一般念佛人中普遍流传,害得修净土人大失信心,只想来世做人享福,而丧失了往生西方、成道了生死的慧命,真是冤者枉也。上面说过,生西方上品上生是不易,但下品下生没什么困难。只要你真心相信,切愿往生,一心向往往生西方的好处,放下娑婆世界的一切事物、人情,真是万修万人去,没有一个留落下来的。所以我今天特别提出这个问题,劝大家清醒,不要听人瞎说而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二)怕妄念多
  初发心人念佛,妄念不可能立刻停息,总是念起念落,纷飞不息。但念佛者往往误会自己根基不好,不堪修道,或者以为念佛反而妄念多,不如不念,因而不修,断送了自己的慧命,真太可惜。不知念佛时,知道自己妄念在动正是好事。因为在不念佛忙乱时,心念乱动,一点看不见。现在因为念佛,心比较静了,才能看见妄念在动。这犹如从缝隙间照进的阳光中,能看见屋内的灰尘一样;又如混水沉淀下来,上面的水清时才能看见下面的沙泥一样。所以这是始觉慧光,得空的前兆,是大好的事。不须害怕妄念多,只要耐心地念下去,妄念会渐渐地由多而少,最后就没有了。
  (三)怕落空
  念佛人因诚心专念佛号,念到妄念消停,佛号念不出来时,即生恐惧,以为离开了佛落空了,马上提起佛号重新再念。殊不知此时正是心佛道交、打成一片、净土现前时,因无人指点,不在此时猛着精彩,抓住良机,认清本来面目而错失念佛三昧,断送了将来上品往生的良机,真是可惜。

  五、修法当中的两条歧路
  念佛修道有二条歧路不可不知,一是昏沉入睡,二是落入无记。
  (一)初心念佛总是妄念纷飞,名为掉举。渐渐功深定下来了,又易昏沉入睡。昏沉入睡往往易和入定混淆,使人搞不清楚。因为初入定者,免不了有些若昏若睡的现象,不知者以为这是入睡了,赶快警醒,因而破坏了定境,深为可惜。现在把定和睡辨别一下,免犯错误。初入定者虽有些若昏若睡,但身体不倒,手印不散,佛号不断,此时应静静地保持不动。睡则身体倒,手印散,佛号断,此时应警觉,睁开双目,高声念佛,驱散睡魔,再慢慢摄心入定。
  (二)落入无记。一心念佛,毫无所求的人不易落入无记。有些人念佛,压念不起,求迅速入定,往往易落无记。所谓无记,即沉空滞寂,毫无知觉,这与三昧大有区别。得念佛三昧,虽妄念消融,身心世界化空,但不是毫无知觉,而是了了灵知不昧,不可混为一谈,我们修念佛三昧应该知其所别。

  六、世法与佛法不二
  用功人还常易犯的毛病,就是不知世法也就是佛法,佛法就是世法,而常常厌离工作,喜入深山修空,或整日坐在座上不动。殊不知这样坐下去,只是枯木禅,不得活用,将来顶多证得罗汉果,弄得不好还易落入无记,成为死水,不能成佛,也不能往生西方。因此我们用功念佛,须知一切世法均是佛法,尽管尽力去做不要执着,就是佛法。淘米烧饭、洗衣浆裳就是念佛,工作写文、设计构思无非念佛。这样作事念佛两不误,既不会引起别人的误解,说佛法是消极离世的,也不会堕入沉空滞寂的死水而落入土、木、金、石的误区死果。

  七、追求三昧与不消三昧
  念佛人常常有要三昧与不要三昧之争。要者极力追求,因而招致入魔;不要者往往易流入散心念佛,因妄念纷飞而不得生西。因此我们念佛只用一种平常心,专一精切念去,不管它是否得三昧。起先虽有些妄念起伏,但久久功深,不求三昧,三昧自然现前。相反,不用功,追求三昧,非但不得三昧,还要坠入歧途。

  八、关于十念法
  净土宗确是异方便,面面俱到地照顾,从此也显见佛和祖师们的用心良苦。对于学佛忙碌的人,无暇念佛修道,特开出十念法,仅在每晨面对佛像焚香,礼拜后念十口气佛,即算修完早课。于是大家都按此法修习,念十口气就算完毕。殊不知此十念法,是教忙碌的人无暇用功打坐专念而致,用短时间,以气来摄心,使妄念不生而清净本心的妙法。当心清净下来后,即在行、住、坐、卧中念兹在兹地保持此清净心,而不是十念后,即可任意乱想或胡作非为的。所以在面对佛十念后,还须在四威仪中绵绵不断的念佛,千万不要以为十念即算完事。

  九、只要稍事念佛即可生西
  因为菩萨的慈悲和修法的简便,往往使人误会生西方只要马马虎虎念几声佛即可以了,不知生西是怎么生法,也不知佛来接引是怎么接法。永明寿禅师在《宗镜录》里告诉我们:佛来接引,实无来去。所谓接引,犹如天上的月亮,月亮不动,而千江万水月影一时齐现。你向东走,它向东走;你向西走,它也向西走。看起来月亮也跟着你向东向西,其实月亮也无向东向西。佛来接应也是这样,只要你心清净,即在你心中现起佛相;心不净,犹如一盆污水不能现月影一样,就不见佛来接,不能生西了。于此可知,能否生西,全靠心地清净,绝不是佛跑到我们跟前来,拉我们生到西方去。所以生西的不是我们这个臭皮囊,而是我们的清净心。因此要能生西,必须用佛号把我们的污秽心——贪、嗔、痴洗刷清净了才行,而不是马马虎虎念几声佛即可以的。

  十、关于带业往生与消业往生
  念佛修道原本是消除业障而成道,说不上什么带业,“观无量寿经”云:下品人念佛能消五十亿、八十亿劫生死重罪。可见念佛是消业成道的最好法门,我们只要诚心敬意的念佛,所有业障皆能消除,不用担心业障深重而西方难生。
  但是现在为什么又有人大谈带业往生呢?因为我们多生历劫积累的贪、嗔、痴、慢、疑种种罪业,不是一下子能消光的。蕅益大师说:我们修道念佛所消之业障,只如爪上土,未消的业障如大地土。因此之故,我们念佛未消的罪业还很深厚,不是这一生能消光的,临命终时往生西方,就不免带着这未消的罪业而往生了。
  净宗有这殊胜往生因缘,又引起学人的误会:以为可以带业往生,不妨于修法时际,为贪心所驱使造点恶业;又有人以为能带业往生,念佛不须全心全意的专心念佛,只马马虎虎念几句佛即可以了,所以又创出散心念佛、带业往生的念佛的谬论;更有人因此进一步发挥出生西既然这么容易,只要我们愿意去西方,不念佛也可以往生,把净土宗搞得支离破碎,害得后进者无所适从而不能生西。这真太可惜!要知道生西虽是他力修行,靠佛接引,但只有他力毫无自力(念佛力)是不行的。古德说:念佛生西如蝇附骥尾,不自用力,抓紧马尾是生不上的,何能不专心致志的念佛!?大势至菩萨教我们念佛“都摄六根,净念相继”,怎么能够不专心念佛,或不念佛而生西呢?
  这些谬论,实在不可轻信,带业往生只能带未消完的余业,千万不可边念佛修行,边造业害人,那是绝对生不了西方的。

  十一、关于念佛修行定中所现的境界问题
  我们初念佛时,免不了杂念纷飞,渐渐心净了,会现出种种不同的境界。有的人见佛现前,或见光耀眼,或见西方胜境,大家皆以为这是瑞相,是念佛得力所致,互相赞叹,执著不放。殊不知这一切境相,皆是幻相,而非真实。《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所有境相,不管是圣是凡,是净是秽,皆是伪相,绝非真实,不可执着,无知执为真实,即有著魔之虞。上海有二位居士,一位在三楼阳台,念佛见佛来迎,即踊身跳下,结果跌死。另一位见荷花池中现西方圣境,也跳进池中而淹死。这都是不知是幻,执为真实而招致的误果。所以我们学佛,须知定中所现境界,皆是幻现,千万不可执实,以免深陷误区而不能成道。
  但念佛人于临终时,只一心念佛毫无追求,自然感得圣境现前,于弹指顷,即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奉劝诸君,真正认识西方极乐世界,乘阿弥陀佛的大愿方便往生,跳出六道,实乃佛法最方便、最简易、最迅捷之道。但须认真修行,切莫听信谗言,不切实用功而散心念佛,希冀带业往生;更不要不念佛,用一种无功行的虚信假愿而求往生,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我曾见很多念佛不痛切和某些主张散心念佛、带业往生,或不消念佛即能往生的人,到命终时那种欲生不能,欲死不得的痛苦情形,实在令人警心。故于此不惜口业,噜噜嗦嗦地说了一套,是否有当?因事关佛教的命脉和后学的慧命,兹事情大,不容误解,尚望海内诸大善知识不吝教诲,指正错误,感德实无涯也。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