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大愚阿阇黎
心密初祖大愚阿阇黎

大愚阿阇黎略传
解脱歌
修行要诀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心密初祖大愚阿阇黎法相 解脱歌
大愚法师

  永嘉大师《证道歌》调古神清,有足多者,而宏德上人注释亦有独到之处,今熔于一炉,间参我见,作《解脱歌》。

  觉后乐,乐如何?听我教唱解脱歌,不让古人风调高,我今何妨拈句和。
  本无妄,亦无真,原来二法空无性,无性无相不着空,即是如来真实性。
  见实相,诸法空,刹那顿悟万法同,一旦风光藏不住,赤裸裸的觌面逢。
  决定说,佛心印,有人不肯如实信,直截根源当下了,摘叶寻枝渐教人。
  几回生,几回死,亘古亘今长如此,神头鬼面有多般,返本还元没些子。
  习显教,修密宗,方便门异归元同,自从踏遍涅槃路,了知生死本来空。
  行也空,坐也空,语默动静无不空,纵将白刃临头颅,犹如利剑斩春风。
  顿觉了,妙心源,无明壳裂总一般,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圣凡。
  烦恼本,即菩提,罪福没性何处觅,无绳自缚解脱后,大摇大摆大休息。
  莫攀缘,莫执著,随缘随份随饮啄,不变随缘行无碍,自在随心大安乐。
  但得本,莫愁末,妙用纵横活泼泼,弹指敲开不二门,升堂直入如来屋。
  宗亦通,说亦通,团团杲日丽晴空,百千三昧无量义,只在寻常日用中。
  觉心体,生佛同,有情无情共鼻孔,无缚无脱无遮障,迷时自碍悟自通。
  无形相,极灵妙,非亲证知那能晓,镜里看影虽不难,水底捉月怎办到!
  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咋舌,香象奔波失却威,天龙寂听生欣悦。
  狮子儿,众随后,三岁即能大哮吼,若是野犴逐法王,百千妖怪虚开口。
  谁无念,谁无生,莫将镜影认作真,若以断灭为究竟,何异外道邪见人。
  大丈夫,秉慧剑,般若锋兮金刚焰,非但能摧外道心,并且破除邪魔见。
  震法雷,击法鼓,海水奔腾须弥舞,毛头许里乾坤定,大千沙界寸土无。
  让他谤,任他毁,把火烧天徒自累,我闻恰是空中风,何碍甚深大三昧!
  一切声,皆实相,恶言善语无二样,不因谤赞别冤亲,方契本心平等相。
  赞无增,谤无减,空中鸟迹著云天,太虚饮光消契阔,幽谷回声话晚烟。
  默时说,说时默,大施门开无壅塞,有人问我解何宗?我为摩诃般若客。
  昔曾说,今懒说,山河大地广长舌,或是或非人不识,逆行顺行天莫测!
  常独行,常独步,脚底草鞋狞似虎,举趾粉碎金刚地,不觉踏断来时路。
  疯颠汉,无字经,信口掉舌说不尽,海底金乌天上日,目中童子眼前人。
  觉即了,不施功,物我俱亡心境空,菡萏枝枝撑夜月,木樨叶叶扇香风。
  有等人,寻经论,终年求解不起行,分别名相那知休,入海算沙徒自辛。
  佛当日,曾叮咛,数他珍宝无己分,从来蹭蹬行不利,难免枉堕文字坑。
  亦愚痴,亦憨呆,海市蜃楼生实解,执指为月枉施功,根尘法中盲摩揣。
  心为根,境为尘,两种犹如镜上痕,痕垢尽净光始现,心境双亡性乃真。
  非不非,是不是,毫厘差之千里失,是即龙女顿成佛,非则善星人身失。
  种性邪,错知解,不达如来本性怀,二乘苦行非究竟,外道练身终必坏。
  不思议,解脱力,恒沙大地载不起,摩诃般若波罗蜜,甚深般若波罗蜜。
  圆顿教,没人情,翻身踏倒涅槃城,威音那畔至今日,好个风流画不成!
  方便门,善巧开,火中生莲终不坏,勇施犯重悟无生,早已成佛无障碍。
  一切处,悉兰若,无闹无静无牵挂,怡然幽居无遮殿,游戏人间实潇洒。
  江月照,松风吹,更于何处觅作为,万世古今如电拂,三千刹海一芦苇。
  旃檀林,无杂树,郁密幽深狮子住,境静林间独自游,走兽飞禽皆远去。
  心境明,照无碍,廓然莹彻周法界,万象森罗隐现中,一颗圆明无内外。
  日可冷,月可热,邪见何能坏真说,无筋空力大无比,螳螂岂能拒车辙?
  如实唱,如实听,未曾开口已和竟,三世诸佛齐唱和,尽未来际无穷尽。

  歌毕不觉哈哈大笑,和者喝曰:不怕开了口合不得吗?诸人且道,这疯汉哈哈大笑,毕竟作么生?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