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心中心法

佛心经品卷上
佛心经品卷下

上一页
下一页
浏览目录
欢迎访问印心精舍    切换到繁体中文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
唐 菩提流志 译

卷 上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俱焰弥国金刚山顶,遍观十方,皆如火色。尔时如来即嘘长叹,普视众生都无差途。善哉众生当何所救?思惟已讫,一切诸佛世界及诸菩萨境界,上至三十三天,下至十金刚际及魔宫殿悉皆震动。其时即有过、现、未来一切诸佛,应念正思。复有诸菩萨等,住自心中而复不动。复有诸金刚领诸眷属执金刚事,不安其座,游行十方。复有诸天仙魔众,怖走无处。
  尔时即有十金刚藏菩萨前整衣服,白佛言:世尊,今者此瑞,为恶相耶,为善相耶?
  尔时如来但自思念而复不答。
  其时会中有菩萨名金刚愍,告金刚藏菩萨言:是相不善。佛今悲愍入慈心三昧,不名为善。且自净心,待佛所宣。
  尔时复有德藏菩萨,问金刚愍言:云何名为慈悲三昧?
  即金刚愍告言:正是救摄之处,善哉善哉。
  其时各净身心,在须臾之间,见如来心遍诸众生。
  尔时如来从三昧起告言:诸善男子,善哉!善哉!众生没尽,汝悉知不?我今诸众生不解我法,不知我心,不到我际,被魔所持。如何救得?谁有方计护得众生?谁有方计摄得此毒?
  其时即有二十千万亿菩萨,皆是灌顶大法王子威德自在,来白佛言:世尊,我有菩萨慈。佛言:此非慈摄。
  复有百千万亿恒河沙数世界金刚密迹,一一密迹持四天下力士,前白佛言:世尊,我能力摄。佛言:金刚,此非力摄。
  其时复有一切世界大自在天,能变身为佛来白佛言:世尊,我有自在变化所摄。佛言:非汝幻惑所知。
  于众会中有一菩萨名曰实德,白佛言:世尊,如是金刚菩萨天仙,皆悉不能摄持,佛今如何令诸众生得脱此难?
  尔时如来告实德菩萨言:唯有如来心中心之不能及。何以故?能令诸魔生大慈故,能令诸法随应现故,能令诸佛常不离故,能令诸菩萨为眷属故,能令诸金刚施威力故,能令诸天众常拥护故,诸大药叉罗刹成助法众故,能令一切诸大鬼神生欢喜故,能令所持诵者等佛力故、等佛心故、等佛智故、等佛威故,能令持者心所为作无不办故,能令所有障难皆断绝故,帝释梵王常扶持故,能令一切直至菩提无退转故,世间所有事业自明了故,乃至过去、未来、现在一切世界有通无通、有智无智、有贤无贤,尽归伏故。
  尔时大会闻说此已,咸欲听受。于大众中忽起光明过百千日。尔时实德菩萨问佛言:此是何光?何等因缘?
  答言:此欢喜光,从心中心生。世尊当知此光不可量不可称,不可赞叹,亦无印可。何以故?为同诸佛无印可故,同诸如来无所得故,一切诸相亦无见故,守慎诸根无舍离故,使诸魔怨不得便故,能遮魔王诸道路故。以是因缘名心中心。
  尔时一切大众白佛言:世尊,我从所修因缘及佛妙教,未曾闻有如是赞叹功德大威神力,唯愿如来为我等辈,宣说此句证修觉地,唯愿使我于中修行。
  尔时如来告诸菩萨诸善男子:今当宣说,证修佛地有十种持,必定成就。何等为十?
  第一持心。于法无碍,于佛生信,于心平等,于众生生慈,于色无著。
  第二持戒不缺。常摄在定,修不妄语,好施众生,断除骄慢。
  第三莫行恶。修不杀戒,勿食恶食;慎莫自赞,莫见他过。
  第四于诸求法莫生讥嫌,于诸佛教遮护过恶,于师僧中如父母想。
  第五若行愿教慎莫遗失,于诸贫富等心观察,须怀世谛而顺诸人。
  第六于佛句偈常须警察,所修诸法必须遍持,有所乞求应心即施,慎莫观察上中下根。
  第七所持契印,莫不净行,莫非时结,莫为名闻利养而用,有所行法亦不得舍非众生。
  第八于一切所有莫生偷窃,断非理恶,莫行谄佞;于佛法要护如己命,乃至良贱,莫存二心。
  第九所救诸苦际不至诚者,实莫退心;莫自轻法,莫使他轻;须断己谤,莫使他谤,必须质直,常行软语,劝存善道,起大慈悲。
  第十断除邪行,莫损虚空;志信坚固,不辞疲苦,常劝不舍慕善知识;或于林泉清净之处发广弘愿;慎莫怯弱,念念存摄,勿令邪见,常住大乘,有善知识,承迎礼拜。如是十事能断除者,是持法证,决定直至无上菩提,更不退转。欲修菩萨及金刚身,满足不难。
  尔时诸菩萨闻说此已,白佛言:世尊,如此愿行,我今修学。唯愿如来起大悲心,说此神妙章句,大众欣仰,今欲受持。
  佛告诸善男子:乐说便说,谛听谛听。
  尔时如来复以菩提心,契护于大众,令心不动,即说咒曰:
  一切佛心中心大陀罗尼:
  (略)
  第一、(略)
  若人修持此契法者,得菩提心具足,菩萨智具足,一切波罗蜜门具摄在心。所有诸佛菩提及诸秘门,是此印摄。于净室授持此契,经七日间,所有法要,即现目前。于诸魔道及众生道及诸鬼神道,如是隐形伏匿。持此印契,自然知处。更欲变形,变亦不得。诸善男子,若得此契,应念即有十方诸佛云集其顶,应念即有十方菩萨求为侍者,应念即有十方金刚求为给事,应念即有十方诸天侍卫供养。诸魔眷属,悉舍本土,来助法威。一切毗那夜迦求来供养。诸善男子欲降伏魔怨外道,先结此契,咒三七遍,举在心上,回身起立,左转一迊。其时大地震烈,其魔诸众陷入下方,永不复出。纵有出者,是佛慈愍。然始得出,慎莫生嗔。持此咒者,若生嗔者,十方浩沸非欢喜,时十方始安。诸善男子,当佛之首,诸法之母,诸契之王,十方诸佛,从此而生。如诸佛世尊无有过者,若不过者,必须记持,勿轻用也,量事大小用之。若持诸法,先以此契为首。不得此契,诸法无主。纵有成就,所有身心,亦不决定。诸神不卫,所作诸法,多诸障难。慎之!慎之!莫不净用。
  第二、菩提心成就契(一名十方如来同印顶契,用前咒)
  (略)
  若善男子善女人,得此契持者,转业消障,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常持此契,得闻持不妄,于诸法要自然通达。从久远来所未持者,应心所作,皆悉契合。持法之时,有诸外道及魔波旬,来欲恼者,举心即退。欲有所须,点契即来,乃至千变万化,能惑人法,结契持心,即现本形。地中伏藏龙宫宝处,若有所须,以契指之,应时即至。十方世界所有法要,欲得成者,于初夜间结契持诵,不离本坐,便取睡眠,十方世界所有要法,心所欲者,即自教来。若求小通,不经三日。若求大通,不过七日。于梦寐中,佛自印顶自护功力。若欲得见诸佛菩萨、神鬼、精灵、金刚等,每结印之时,将印印眼,至一千八十遍,即见。必须安心,勿使恐动令人失心。若诸恶灾害及本土者,以契咒之一百八遍,将契指天画成佛字,其灾即灭,更不复生。若持此契时,被诸魔恼,但言小贼,不经再三,其魔即退。世间小小诸病及难治不可识者,但结契咒满一日,癫病亦除,除不至心。若于龙藏所须法要,结契诵咒,呼龙王名,不经一宿,其法自现。当见之时,诵持不得,更不忘失。若得此法,但自秘之,勿传非人,慎之慎之。欲用此契,量事大小,大事行,小事莫行,用损其灵验,记之,记之。
  第三、正授菩提契(一名摄授诸秘门契,亦名顶轮契,同一切佛用)
  (略)
  若有善男子等,欲持佛菩萨金刚心法者,依从此契,应念即得不动智遍十方界,是圣非圣,是魔非魔,及诸天仙四果圣等,诸大鬼神等,同时即将本心共同契合。世间所有事业,世辨非世辨,从此即和合同佛心。何以故?得佛三昧门故,诸佛秘藏从此摄故,诸佛顶轮从此成故,一切金刚依从住故,十方众圣来归命故,一切诸恶回向善故,所有诸恶自摄心故,一切诸障自消除故,天魔波旬自降伏故,裸形外道成过之女自求哀故,一切龙藏自开发故,诸伏藏神自布施故,龙王宝珠自现前故,阎罗天子五道开闭所有主当自来忏悔故,一切诸法不得现前依从此契即得现前故,一切诸佛菩萨逆顺诸门自了知故,一切菩萨威光不能遮此行人身故,大小愿求皆果遂故。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此契持者,于净心中慎莫惑乱,收心在定,先念三归发受戒心,然结此契。当结之时,即有十方地神执持香炉供养此人,帝释梵王现其人前,为说愿教持印。大神立在左右,为作证明。灌顶轮王及执金刚神立在前后,手扶佛甲在行者身,诸金刚藏位立虚空雨大宝华安慰行者。十方如来纵住十方,放白毫光,照行者身。光中化佛执大法轮印行者。得印顶已,所有佛法自然了达。欲作此契,烧三种香:一檀香,二薰陆,三沉香,各别烧,三世诸佛同现其前。
  欲召十方诸佛、菩萨、金刚、诸天地神、日月星宿、五道巡官、司命司察,结此契,咒三七遍,运心遍十方,经三遍迊,一切即至。欲召十方宝藏及龙藏伏藏神等,以契指天,即现其前。
  欲使神鬼及诸金刚天神菩萨,乃至一切道力欲使令者,以契印,口阴诵七遍或三七遍,应时现前,任意使役。每日无问夜及晨朝,结契诵至千遍,十方如来自助其力,何况诸余一切外道及以内道,有诸法术有幻惑者。
  欲令破者,举心即破,种种诸病,于大悲心中欲作救护,无有疑滞。诸有病苦来求救者身不能去,但结此契口言检校其病人边,即有圣者自变化身,救彼病苦,还得除差。
  欲用此法,必须消息记持,莫不净用。若不净用,一切滞碍,无有成者。若诸印法久持不得成者,结此契日持千遍,不经七日,无法不成,所用即无滞碍,记之记之,勿传非人。勤苦愿求,经三七日,得佛菩萨。
  第四、如来母契(又名金刚母,亦名菩萨母,又名诸佛教母,亦名诸法母,亦名诸印母,又名自在天母,又名契持母,亦名总持母)
  (略)其座须结跏,亦得验,小声阴诵前咒。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持此契者,心念十方诸佛七遍,然后当结此契。其契每于大月十五日,结此契持得万遍,十方世界所有自在法门,应身即现,乃至三十三天,须至即至,更无滞碍。诸佛长生,我亦长生;诸佛成道,我亦成道;诸佛度人,我亦度人;诸佛无碍,我亦无碍;诸佛化身,我亦化身;诸佛法身,我亦法身;诸佛放光,我亦放光;诸佛寂定,我亦寂定;诸佛三昧,我亦三昧;诸佛说法,我亦说法;诸佛不食,我亦不食;乃至种种诸佛所作之事,皆悉能为能作。何以故?为于此中是八种母故,及八自在故,诸佛常说八自在故。我从此而生,更无别处。
  有此契即能摄八方自在之力。一一方界皆有八方,一一方皆有八种随心。何等为八?一变化随心,二慈悲随心,三救苦随心,四说法随心,五逆顺自在随心,六摄诸要契自来相逐随心;七所有诸毒令向善,得至佛身无退转随心;八世间所有果报福德,能施即施、能割即割、能修即修、须成即成、须破即破随心。善男子等,如是随心事中,一一皆有百十恒河沙随心事,不可具说。若有求者,但于晨朝,结契求之,无不可逐。若不果者,诸佛妄语。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持此契者,欲求佛位者,欲求菩萨位者,欲求金刚位者,欲求天神位者,欲求现十方者,欲求生西方者,欲求下方自在生者,欲求十方自在生者,欲求世辨无缺短者,唯当至心思惟自念事,日持千遍,七日之间,即能得至。一离世界,更不往来。何以故?为同佛身得佛神通故,为同佛心得佛慈故,为同佛眼得佛见故,为同佛力得佛持故,为同佛行行世间故,为得佛印亲印受故,为得诸佛同变化故,为得法身诸魔外道自降伏故。何以降伏?见二身唯见一身,见无二佛唯见一佛故。
  善男子当知此契,唯佛与佛,乃能记持,非诸圣也;唯诸菩萨愿力满者乃能记持,非初心也,非诸金刚。佛受与者然始忆持,非小通也。善男子等若将此契,十方世界所有通灵,无不识知,无不摄受,无不顶礼,无不归从,无不加护,十方如来无不印可。宁于百亿恒河沙数世界,诸有大地尽皆灭没,诸须弥山王末为微尘。复有佛身,迁转不定,当知此契不可说,无有定相。何以故?岂有诸佛迁转身也?当知此契诸佛执持,非菩萨手。若有菩萨不从佛受,能行此契,无有是处。若有金刚,不从佛受,能得此契,亦无是处。尽于世界虽有诸天不得见闻。何以故?佛不受故。
  善男子当知此契,欲同诸力无有校量。若能至诚持经三日,大地震动,如佛出世,日月光明,自然不现。何以故?为此力故。善男子,我此印契,久事我者即来付嘱,同我心者我亦付嘱,具大慈悲我亦付嘱,长养法性我亦付嘱,能度众生直至菩提我亦付嘱,依我经教记持在心我亦付嘱,能为众生作决定者我亦付嘱;能使众生修行戒行,所有魔事为作制约,不令退失,我亦付嘱。
  善男子当知此契,佛额上光,结持之百遍举至额际,即能放光。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心,结契持百遍,自得佛心。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眼,持契百遍,举至左眼,即同佛见;举至右眼,即同菩萨见;举至眉间,即同金刚不坏神通自在见。善男子当知,此印如来神通变化。结契持之百遍,举至左膊,即同如来无边身,身通化自在,观见众生在于身中;举至右膊,即运转大地在于身中。善男子当知此契,即是如来神足无碍故,结契持百遍,上下八方应时示现,皆有七步踪迹。善男子当知,此契同于如来语,持契百遍,举至于口,所说法要同如来音,无有碍滞,皆合契经。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顶轮结契持之百遍,能与恶业众生作大福田,善业众生证果受记。当知此契,假使一切诸佛同时出生,此契神力如诸佛力。
  善男子当知此契不可思议。若于愿持者必须珍重,勿妄宣传与诸非人。何以故?我自保护故。若传非人,即同谤我;若谤我者,必无出离;若不出离,云何得见十方诸佛?云何得闻十方诸佛名字?更何得见诸佛法身?诸佛永劫更无护念,一落地狱,过十恒河沙劫始得出生。虽得出生,经百千劫,受无目身。当知此契,必须记持,勿轻用也。受法忏悔,除难救苦,摄障度人,降魔止毒用。纵有轻小事意用此法者,多不成就,自当失验。若能依此,诸验自成,不假别持。使我广说,句义重叠,遍于大地,犹亦不尽,记之不轻。
  第五、如来善集陀罗尼契(亦名摄菩萨契,亦名摄一切金刚藏王法身契,亦名集一切陀罗尼神藏契,亦名集一切威力自在契)
  (略)
  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持此契,先当于晨朝时,至心称念三世诸佛,面向十方说三归依法,清净澡手嗽口,然结此契,闭心静坐。十方佛语心中自了,一一思惟证诸佛心,诸佛言音从此而出。言音既出,十方世界所有陀罗尼法门,及一切陀罗尼神,及百万亿金刚藏王、百万亿世界菩萨摩诃萨,及诸佛陀罗尼藏、龙藏、日藏、月藏、地藏、阿修罗藏、伏藏、宝藏、诸佛秘藏,乃至诸佛所有一切慈悲藏等,自然开发,皆自现前,如云玉雨花,遍彻十方世界。所有陀罗尼藏即自了达。
  得了达已,一切陀罗尼法取用无滞。若善男子等欲持此法,须烧檀香、薰陆香、沉香等,须净衣服。所发誓言:我今持此契法,普为一切众生。设此誓已,即结此契,持至一百八遍,即有一切诸佛,化身为百亿神,各严器仗及诸眷属围绕,咒者及百亿神军、百亿鬼军、百亿诸天仙众,一切水火风天,所有精祇变怪无不来集。既云集已,问言:何欲所作?我不违逆,能为即为,所须七宝千子隐形法式,及王化四天得大威力,所至之方自然调伏。
  若有不顺之者,以契指之,应时契上化出兵众,身持火焰,前后照彻,过十方世界,一一兵身皆长千尺,纵广正等。转轮圣王四天下用此契欲得法藏,持契在心,即有持陀罗尼王,为说法要,自然开解。
  若降恶兽,以契指之,应时契上即有五师子现,恶兽自然弭伏。如来昔于摩诃陀罗国,降护财狂象,用此契力。
  若欲移动山岳,结此契,咒一千遍,以契指山三遍,指地三遍,于时地藏及金刚际,遍其山下涌出。金刚掷著他方,一切众生无觉知者。如来放光动地,当用此契。
  若有灾疫流行,恶风暴雨难禁制者,当结此契,咒经七遍,轮转三匝,灾疫停息。若有持一切陀罗尼久用功夫,不得效者,当结此契在于顶上,得至最胜,其力即成,更无拥滞。善男子等,如来神力从此而生,如来契法住此而出。
  过去诸佛所有契集法藏从此集,诸佛所摄菩萨金刚神力,及诸天仙一切外道能为伏事者,皆以此契摄持。若一切法有诸众生不决了者,亦结此契,指此人心,自然了达。诸佛菩萨金刚所行神通,人不知者,皆用此契。善男子各见所有一切陀罗尼,自证功力,动大千界,不得此契能了知者无有是处。如我此契纵持诸法多有犯触,但得此契不惧犯触,亦无退散。一切诸圣上及诸佛,下至种种隐形、种种幻化常来供养,常持此契,所有福力共诸佛等。若修无上菩提之人,当持用有力,诸余贪诈小心勿妄宣传。纵传无效,即起谤法。
  善男子当知此契是诸佛之身,能摄诸法,自宣通故。善男子当知此契以如来身,能摄诸圣来作辅故。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心,摄诸藏门在意中故。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身,能摄一切菩萨金刚护世间故。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身,能令一切大神布世间故。善男子,我此契即始一付嘱,我此契即流注贫下诸众生手,其此众生是我菩萨随念所生,得菩萨记,我始付嘱。
  善哉,善哉,善男子,宁说诸佛同淫欲身,莫轻此契,必须护持。何以故?岂有诸佛成淫欲行不?诸佛若无淫欲,当知此契必同诸佛。若持此契,纵造地狱因堕于地狱,令地狱内诸受罪者应念生天,无有一人及受罪苦。释迦如来现病,入于地狱救诸众生,当用此契,更无余契能与此等。若使我说,劫劫相续,说不可尽,记之不轻异。
  第六、如来语契(亦名敕令诸神契,亦名敕令魔王外道契,亦名闻持不忘契,亦名善说语秘门契,亦名同一切众生言音契,亦名一切逆顺而说无能违契,亦名一切言音无错谬契)
  (略)
  若善男子善女人,得此契时,或得闻时,或得见时,其人身上所有积劫重障难自然消灭,一切法要及非法要,出语赞叹即成实故。所出言音敕召诸事,告令十方,应时十方同知闻故。心中所须诸法,但口告言:我须此法,我须此力,我须此宝,我须此药,我须此食。若有一切所须,但净心结契诵咒至一千八十遍,所须之物,应令即有,所持物神自然奉送。善男子等若有三十三天闻此语音,谓如来语,即来供养。十方药叉罗刹鬼神等恶心碜害者,闻此言音,毒心即除。虽在十方,即自求哀,发弘誓愿,我乘佛教更不敢作恶。下方世界诸金刚藏,闻此言音,踊出金刚座,扶持此人安其座上。维摩诘取东方金刚座用此契力,多宝如来从下方发来用契力,出言即得更无疑滞。
  何以故?以佛言音遍十方故,以此言音同诸佛言音无有二故,以此言音同佛常决定故,所有诸法口所宣说即同记持无错谬故,念念不退同佛记持常不缺故,言所出音一切众生若得闻者皆解了故;是语非语口所说者如诸法音,一切众生皆信受故,所说教令众生记持不忘失故;纵有非语使诸众生,将为正法能护持故;有诸众生失念失心说错教命,我此言音能令得本心正定故;所习法要能令众生乐听闻故,所说言音无违越故。
  善男子若持此法,若行若坐或住或卧,先念三归,然后结持此契,得满百日,一切语言无不解了。若能至心不解了者,一切诸佛便为妄语。若使我喻此契力,无喻可喻,无比可比,乃至过去、未来、现在一切诸圣,无有能知此契力者,持之得通,不知根际。我今虽说而有付嘱,亦不知根际。当知久远佛力,递相付嘱,递相承受,递相印可,递相授记。
  如上之事,从自在心中语契出生,不可轻用。记之,慎之!慎之!初心众生勿令见我如上印法,难可度量消息,不得轻用小小之事。若有用者,令人失验。纵欲用时,量事大小。
  尔时世尊说此法已,一切菩萨及诸金刚藏王,诸眷属等即欲修持其,天地大黑,日月星宿失却精光,诸有神灵忽然沉没。佛视此已,便即微笑,以其语契指十方界,天地大明。时诸菩萨各自现身,各各动摇,天地大动,尽其神力,亦不能止。其时如来却后安坐,告大众言:我用定契,此能安不?即舒左手四指向前,拓大指横著掌中,右手亦如左手,安右膝上。应时一切大众及大地等,并悉得定。善哉,诸大众等,当知久远诸佛有如是力,不可思议。一切菩萨心中始可安立。如上诸法决定加持,若无决定,纵尽劫修,有何成益?
  尔时实德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此定契有何加持?佛何不说?如若不说,如病露现,莫知方救。
  尔时佛告实德菩萨:我此定契,一一诸佛从此得定。久远以来,唯诸佛有此定契。若诸菩萨、一切金刚无此契也。若有此契,即同诸佛。其此定力,有言宣不?实无言宣。若无言宣,如上诸法亦无言宣。谁人得到,谁能言宣?唯我此身,能为解了。唯过去诸佛,能为解了。其诸菩萨能解了者,即同我身,非菩萨也。
  尔时如来说此语已,下方有一菩萨名无碍通,从下方来佛前诵出,心住忧愍,嘿然而坐,所有宝座,皆不现前。唯自长叹,不赞叹佛。其时,大众甚以惊愕。大众问佛,佛即答言:此人普遍,所以长叹。佛告无碍通菩萨:今有何事,唯自嘘嗟?
  无碍通菩萨心始欢悦,宝座始现,有大威光影闭大众,即下宝座整履衣服,住立佛前白佛言:世尊,我于下方闻说佛心中心及如上契等,便即说持。今得此通,今来至此,善哉世尊,然我悲愍,当知不?
  佛言:我以知竟,汝当听受付与众生。我所持以佛心持。若佛心持即曼荼罗也。
  无碍通菩萨言:世尊,未得佛者,无决定者,攀缘多者,无慈悲者,其此众生欲入此中,可得不耶?
  佛言:无碍,我本说法,只缘下劣。如有下劣欲得求者,结日轮坛,其坛三院,逆日结之,无诸供养,唯有美香戟羌三个。若无戟羌,三刀亦得。三盏香、三面镜、三盆水。其坛纵广八尺,第一院白,第二院朱,第三院青,各如五方法。第一院中求佛位者求之,第二院中菩萨法求之;第三院中金刚求之;余一切诸天仙、神鬼、地神等法,于坛外求之,举心即成,不假多日。余有功,契不得传,凡现微功能。今且略说。但有勤修,诸有功法,自然证得。
  尔时大众问佛言:世尊,其此法契,从谁授持?得谁灌顶?得谁加护?今得此通,遍满十方,能令一切尽皆降伏,能令一切诸法自然露现。谁人于佛修持此法得如说通?谁人得通,佛自证见?我等今者欲请作其师范。
  尔时佛告大众言:汝等今有疑,且待须臾,自当得见,汝自证问。
  尔时如来,于自心中结持语契,遍告十方一切心中心者,急来,大众欲见。尔时多罗菩萨持菩萨心契,眷属围绕,从东方来,变身为佛。一切大众作菩萨像身而现佛前。坚意菩萨从南方来,持菩萨成就契,化身作佛,一一眷属皆自变身作菩萨。心王师子吼王佛从西方来,持正授菩萨契,从彼国来,在路众生是心非心,以契指之,总皆成佛。有远闻者得菩萨记。最胜如来下有一童子,年十四岁,从北方来,持如来母契。所经诸国,有大夜刹军、大黑鬼军、吐火神军、大黑风窟及蛇男。如是等男,以佛母契指之,皆发慈心,随送童子得至佛所。如是恶兽,并得佛心,受菩萨记。师子音佛从下方来,持善集陀罗尼契,百万亿陀罗尼神眷属,飞腾虚空,自来为证。上方香积如来下一童子身,并香世界一童子身,持佛语契,从上方飞空徐语而来。下方众谓是香积如来、普光如来下阎浮提,各白赍花供养,下至佛前,乃是童子。
  尔时如来告大众言:善听如前所来并承受师,俱承佛力,皆有大通,久远成就。即未可为证,汝等善听,更唤一人。佛即告言:光明童子善来。
  其时童子住在雪山,闻佛唤声即来,至于我所。其时童子至大众中,大众讥诃:如来唤汝,今眷属何在,堪为我师?童子答言:我等眷属,汝即是也。大众答言:我等共汝,久不相识,云何当言是汝眷属?其时童子密持语契,指于大众,除佛化身,诸余菩萨尽皆礼此童子。其时大众无觉知者,四众礼讫,皆自告言,仁者,我等今者请仁者为师。童子答言:如来语契实无虚妄。汝等大众一心持之,如我无异。尔时大众,同声白佛言:世尊,其此童子,修此契法几久?当有如是力摄我满足之仁?
  佛言:众等汝等,今者菩萨心未足,所以被摄。大众善听,我为汝等说此因缘。我昔初住雪山修道,多有诸恶兽等,无有善心,皆欲食人。我时在定忆念,我师空王如来所说此咒始宣一遍,其时诸恶虫兽皆得佛心不害于我,渐次忆念。其时虫兽得菩萨戒,皆食草菜。于后有此童子,闻我山中供给,于我始经一宿,因我持,次听得我咒,复经明日,盗我印本结。将即便出山,更不事我。经七日间,得如是力。后过于我,即以神通欲摄于我,为我持故,二不相摄。汝等当知。盗法中犹有如是大力,何况正授?
  尔时大众闻佛说已,愿赐我法同此童子威神自在。佛言:汝等却后七日当得此通。非人不信,即当忘失。当尔之时,有诸外道隐形众中,佛知不制,于后欲持此契降诸菩萨,为恶心故,结契之时,烧却身心,自法亦失。善哉,此法勿妄持之,一切事业俱不废置。唯止恶心、妒心,持即无效。若无恶妒心,速证不难。善哉,世尊唯愿印可!唯愿印可!速证佛地,得如佛身。
  尔时如来为欲印可一切诸大众故,即以正授菩萨契指于十方,以经三遍,即有黑风吹诸菩萨皆悉倒地。诸菩萨等从地而起,即有赤色云现,雨诸一切细末栴檀之香,洒大众身。次雨香水浴诸大众。浴大众已,应时即得此通自在。得自在已,具修此法,经七日已,普同佛身。佛初涅槃,所授供养,诸来化佛,是此契力。
  尔时大众得此契力,即共同声赞叹佛德:
  善哉救世者,普示大神通。微小现十方,俱获大功德。
  佛身即凡体,德力等十方。微妙净法身,下愚决定有。
  亲族证此果,咸遍于未来。当愿凡夫音,同佛语无异。
  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等,复以神通遍告十方而赞叹佛:
  善哉圣师子,慈光遍世间。微妙净法身,显现希有事。
  久修而不了,放光即菩提。如此诸佛身,是我大师力。
  当知盲聋道,无过此慈悲。唯愿后觉人,亦同我今日。
  尔时如来说偈曰:
  一切诸身中,莫过于佛体。所有要妙法,无过诸佛心。
  将心示众生,众生即佛体。如此大圣力,菩萨不能知。
  有劫恒河沙,我始一付嘱。若能依修者,即同我此身。
  若有至诚者,梦授与菩提。我说梦中因,汝等当善听。
  若欲见法时,必见化楼阁。诸佛乘空往,临顶即自安。
  或见临大河,陆船随手造;或见高山上,通自无根栽;
  或见作浮图,腾空自往来;若见说法会,身自为法王;
  或见素像时,舒手即严饰;或见诸经卷,引手即执持;
  若见诸楼阁,其身自安坐;或见大江河,入里无没溺。
  如是诸法相,即成得法因。普示依持光,必须依我觉。
  若不依我此,未见有菩提。纵于契经中,所习多疑滞。
  尔时大众闻此法已,欢喜奉行,礼佛而退。


  上一页 浏览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