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心精舍—佛教大德元音老人所传心中心法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回复: 3
收起左侧

碧岩录第四十八则《上座翻却茶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8 16: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八】举:
  王太傅入招庆。煎茶。【作家相聚,须有奇特。等闲无事,大家着一只眼。惹祸来也。】
  时朗上座与明招把铫。【一火弄泥团汉。不会煎茶,带累别人。】
  朗翻却茶铫。【事生也。果然。】
  太傅见,问上座:“茶炉下是什么?”【果然祸事。】
  朗云:“捧炉神。”【果然中他箭了也。不妨奇特。】
  太傅云:“既是捧炉神。为什么翻却茶铫?”【何不与他本分草料!事生也。】
  朗云:“仕官千日,失在一朝。”【错指注。是什么语话!杜撰禅和,如麻似粟。】
  太傅拂袖便去。【灼然作家。许他具一只眼。】
  明招云:“朗上座吃却招庆饭了,却去江外打野[杜-土+埋](椿皆切,枯木根)。”【更与三十棒。这独眼!龙只具一只眼。也须是明眼人点破始得。】
  朗云:“和尚作么生?”【拶着。也好与一拶。终不作这般死郎当见解。】
  招云:“非人得其便。”【果然只具一只眼。道得一半。一手抬一手搦。】
  雪窦云:“当时但踏倒茶炉。”【争奈贼过后张弓。虽然如是,也未称德山门下客。一等是泼郎泼赖。就中奇特。】
  欲知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
  王太傅知泉州,久参招庆。一日因入寺,时朗上座煎茶次,翻却茶铫。太傅也是个作家,才见他翻却茶铫,便问上座:“茶炉下是什么?”朗云:“捧炉神。”不妨言中有响,争奈首尾相违,失却宗旨,伤锋犯手。不惟辜负自己,亦且触忤他人。这个虽是无得失底事,若拈起来,依旧有亲疏、有皂白。若论此事,不在言句上,却要向言句上辨个活处。所以道,他参活句,不参死句。
  据朗上座恁么道,如狂狗逐块,太傅拂袖便去,似不肯他。
  明招云:“朗上座吃却招庆饭了,却去江外打野[杜-土+埋]。”野[杜-土+埋]即是荒野中火烧底木橛,谓之野[杜-土+埋],用明朗上座不向正处行,却向外边走。朗拶云:“和尚又作么生?”招云:“非人得其便。”明招自然有出身处,亦不辜负他所问。所以道,俊狗咬人不露牙。
  沩山哲和尚云:王太傅大似相如夺璧,直得须鬓衡冠。盖明招忍俊不禁,难逢其便。大沩若作朗上座,见他太傅拂袖便行,放下茶铫,呵呵大笑。何故?见之不取,千载难逢。
  不见宝寿问胡钉铰云:“久闻胡钉铰,莫便是否?”胡云:“是。”寿云:“还钉得虚空么?”胡云:“请师打破将来。”寿便打。胡不肯。寿云:“异日自有多口阿师,为尔点破在。”胡后见赵州,举似前话。州云:“尔因什么被他打?”胡云:“不知过在什么处?”州云:“只这一缝,尚不奈何,更教他打破虚空来!”胡便休去。州代云:“且钉这一缝。”胡于是有省。
  京兆米七师行脚归,有老宿问云:“月夜断井索,人皆唤作蛇。未审七师见佛时,唤作什么?”七师云:“若有所见,即同众生。”老宿云:“也是千年桃核。”
  忠国师问紫璘供奉:“闻说供奉解注《思益经》,是否?”奉云:“是。”师云:“凡当注经,须解佛意始得。”奉云:“若不会意,争敢言注经!”师遂令侍者将一碗水、七粒米、一只箸在碗上,送与供奉,问云:“是什么义?”奉云:“不会。”师云:“老师意尚不会,更说甚佛意!”
  王太傅与朗上座,如此话会不一。雪窦末后却道“当时但与踏倒茶炉。”明招虽是如此,终不如雪窦。雪峰在洞山会下作饭头,一日淘米次,山问:“作什么?”峰云:“淘米。”山云:“淘米去沙?淘沙去米?”峰云:“沙米一时去。”山云:“大众吃个什?”峰便覆却盆。山云:“子因缘不在此。”虽然恁么,争似雪窦云“当时但踏倒茶炉”。一等是什么时节,到他用处,自然腾今焕古,有活脱处。颂云:

  来问若成风,【箭不虚发。偶尔成文。不妨要妙。】
  应机非善巧。【弄泥团汉。有什么限!方木逗圆孔。不妨撞著作家。】
  堪悲独眼龙,【只具一双眼。只得一橛。】
  曾未呈牙爪。【也无牙爪可呈。说什么牙爪!也不得欺他。】
  牙爪开,【尔还见么?雪窦却较些子。若有恁么手脚,踏倒茶炉。】
  生云雷,【尽大地人一时吃棒。天下衲僧无著身处。旱天霹雳。】
  逆水之波经几回。【七十二棒,翻成一百五十。】

  “来问若成风,应机非善巧。”太傅问处,似运斤成风。此出《庄子》,郢人泥壁,余一少窍,遂圆泥掷补之。时有少泥,落在鼻端。傍有匠者云:“公补窍甚巧。我运斤为尔取鼻端泥。”其鼻端泥若蝇子翼,使匠者斲之。匠者运斤,成风而斲之,尽其泥而不伤鼻,郢人立不失容。所谓二俱巧妙。朗上座虽应其机,语无善巧。所以雪窦道“来问若成风,应机非善巧。”
  “堪悲独眼龙,曾未呈牙爪。”明招道得也太奇特,争奈未有拏云攫雾底爪牙,雪窦傍不肯,忍俊不禁,代他出气。雪窦暗去合他意,自颂他“踏倒茶炉”语。
  “牙爪开,生云雷,逆水之波经几回。”云门道:“不望尔有逆水之波,但有顺水之意亦得。”所以道:“活句下荐得,永劫不妄。”朗上座与明招语句似死,若要见活处,但看雪窦踏倒茶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8 16: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公案看多了,无非互夺主宾而已

朗翻却茶铫,欲将大众皆怼于宾位上去

太傅是个作家,当然要喧宾夺主,可惜只超然事外

明招也是作家,夺得主位

雪窦是替郎答了一句,若不如是,岂不被明招压在炉底?

作家相酬,也无奇特,互换宾主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8 16: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峰在洞山会下作饭头,一日淘米次,

山问:“作什么?”

峰云:“淘米。”

山云:“淘米去沙?淘沙去米?”

峰云:“沙米一时去。”

山云:“大众吃个什?”

峰便覆却盆。

山云:“子因缘不在此。”


谁能说说雪峰的答语,错在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8 16: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忠国师问紫璘供奉:“闻说供奉解注《思益经》,是否?”

奉云:“是。”

师云:“凡当注经,须解佛意始得。”

奉云:“若不会意,争敢言注经!”

师遂令侍者将一碗水、七粒米、一只箸在碗上,送与供奉,问云:“是什么义?”

奉云:“不会。”

师云:“老师意尚不会,更说甚佛意!”


答他:不道无佛,只道无师

其实禅是自由发挥的,怎么定夺皆可,随缘自在,来去自如,这个公案当年大愚祖师曾使出,差点憋死了王恩洋,答法很简单,待问“是什么意”时,一把推翻即可,王大善知识被逼之墙角,终于一怒推翻了水碗,是答语么?当然不是了,瞎猫碰到了死耗子,逼急了一时性起,祖师慈悲为怀,顺水推舟,拍着王恩洋的肩膀说他答的好,在座也有明眼人道:可惜鸟过张弓,那意思是王恩洋,你打翻了水碗,答晚了,不过总好过不张弓,可惜王大善知识,云里雾里,一桌好饭,喂了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结缘店铺|印心精舍 ( 冀ICP备05006121号 )

GMT+8, 2020-2-24 01:08 , Processed in 1.09211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